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沈顾容拿着做好的先生木偶,欢天喜地地往树下蹦。https://www.kingho.net

    但他此时根本没动灵力, 梧桐树又高, 这样不管不顾往下跳, 牧谪直接被吓到了,连忙先一步落到地面上, 张开双手一把接住沈顾容。

    沈顾容衣摆翻飞,直接被接了满怀, 却看也不看牧谪,捧着木偶就跑。

    “先生?”沈顾容在泛绛居胡乱跑着, 好像是在找人,“先生先生!”

    牧谪脸色惨白地追上去, 却不敢再叫他了。

    他怕自己被错乱的沈顾容当成……那面容一模一样的先生。

    沈顾容跑了一圈也没找到他的先生,只好回到了泛绛居, 捏着那木偶摆弄, 眼尾低垂着, 那长长的羽睫仿佛栖息的蝴蝶,微微颤抖着。

    他的指腹轻轻点着木偶的脸, 有些垂头丧气, 小声说“先生,先生肯定会喜欢这个木偶的。”

    牧谪小心翼翼地坐在他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不知沈顾容是怎么了, 更不知该如何将他唤醒,只能这样徒劳无功地看着。

    牧谪看着沈顾容涣散的眸子,有些绝望地想着若自己是个医师便好了……

    医师?

    牧谪愣了, 才猛地起身出了泛绛居,将在灵舫上木樨给带了过来。

    片刻后,木樨的瞳孔微微一缩,神态骤然变得有些慵懒。

    林束和打了个哈欠,挑眉道“疯了?平白无故的怎么会疯了?”

    牧谪却脸色难看道“他没疯,只是记忆有些错乱。”

    林束和笑了一声,也没在意。

    就算再错乱,能错乱到哪里去。

    只是当看到在玩木偶的沈顾容,林束和笑容僵在脸上。

    真、真错乱了!

    林束和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抬起木头的手握住沈顾容,低声道“十一?”

    沈顾容茫然地抬起头,视线依然未落到实处,好像根本看不到面前有人。

    林束和抬起手在他面前招了招,沈顾容瞳孔动都没动,仿佛瞎了眼。

    不对,他本身也瞎了眼。

    林束和神色有些肃然,他对牧谪道“他这样多久了?”

    “已经半日了。”

    林束和沉吟片刻,又抬手探了探沈顾容的灵脉,半晌才道“他八成是灵障又发作了。”

    牧谪愣了

    一下“灵障?”

    他从未听说过这种病?

    而且,什么叫又发作了?

    林束和干净利落地将沈顾容双眼上的冰绡取了下来,沈顾容微微一歪头,似乎很奇怪,但他手中握着先生的木偶,仿佛就什么都不害怕了。

    林束和捏着他的下巴,仔仔细细看了看他的双眼,沈顾容十分乖顺,一点都不扑腾。

    牧谪忙问道“什么是灵障?”

    林束和想了想,道“当年你师尊……应该是瞧见了不好的东西,受到了刺激,身体自我逃避,产生了灵障,自此之后,眼睛就瞧不见了。”

    牧谪一愣,这才意识到了林束和当年说的“他眼睛又未曾受过伤”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瞧见过……不好的东西?

    什么东西能让他受这么大刺激,心甘情愿将眼睛封闭,再也看不见任何光亮?

    牧谪讷讷道“他……看见过什么东西?”

    林束和已经检查好,正在把冰绡往沈顾容双眼上绑,闻言愣了一下,才有些不自然地道“我也不知道。”

    牧谪木然地心想说谎。

    牧谪从之前便觉得,整个离人峰上下对他师尊前所未有的好,哪怕是厌恶沈奉雪如朝九霄,每次遇到危险也定会去拼尽性命去护他。

    起先牧谪还以为是离人峰师门和睦,师兄师姐全都对最小的师弟关爱有加。

    但不对。

    离人峰之人,各个都是人中龙凤,各有各的古怪秉性,他们出身不同、喜好不同,及冠后各奔东西,就连身处的地方都不同,没有道理会不约而同地对沈奉雪这般好。

    能让这么多人保持统一,要么就是沈奉雪真的值得这般好,要么就是……他们所有人都有对沈奉雪好的理由。

    沈奉雪秉性并非招所有人喜爱,那便是有其他缘由的。

    而那个理由,并非喜爱,并非身世,并非地位权势,那只有可能是愧疚。

    愧疚这种东西,仿佛就像一把悬在心尖上的钝刀,又如跗骨之蛆,根本挥之不去,只能竭尽全力来补偿,来填补愧疚造成的空洞。

    而善意,是最能填补空洞却也能随意施舍的东西。

    林束和为他草草检查好,道“他现在无意识地逃避所有人,根本看不到有人在他身边,你……

    ”

    他还没说完,牧谪愣了一下就接口道“不对。”

    林束和“什么不对?”

    牧谪道“方才他看到我了。”

    林束和一僵,愕然看着他。

    一旦有了灵障,哪怕是林束和都无法将其驱散,怎么可能……

    林束和抿了一下唇,道“他瞧见你,认出了吗?”

    牧谪摇头“不太确定,他说让我帮他抄书。”

    林束和犹豫了一下,才道“那你继续陪在他身边,多和他说话,八成对驱散灵障有益处。”

    他说着,似乎是想起来此人是觊觎他师弟的小混账,但见此时沈顾容的状况他又不好开骂,只能捏着鼻子不情不愿地将沈顾容交给牧谪,扭脸走了。

    牧谪坐在沈顾容对面,目不转睛地看了许久,才尝试着和他说话。

    “师尊?”

    沈顾容刚开始根本没听到,牧谪只好试探着学着方才的动作,抬起他的脸,强迫他和自己对视。

    很快,沈顾容迷迷瞪瞪地和他对上了视线。

    牧谪赶忙抓紧机会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师尊,我……”

  &nb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