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扶献城百里之外。https://www.25shu.com

    朝九霄化龙后, 所过之处乌云密布, 他也不在意, 一门心思往离人峰飞, 期望可以早些见到师尊。

    只是还没飞多久, 被他镶嵌在爪子上的玉髓猛地发出一道光芒, 夹杂在电闪雷鸣之间竟然意外的灼眼。

    朝九霄一怔,接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眼睛霍然张大。

    他直接在半空化为人形, 裹挟着狂风骤雨轰然一声落地,因为灵力强悍,直接将地面砸出龟裂地裂纹。

    他落到一处郊外,四下无人。

    朝九霄脸色难看,冷冷道“你竟然逃出来了?”

    漆黑的四周传来一声轻笑, 接着一抹人影缓缓捧着一盏小灯出现。

    那人面容邪异, 唇角含着笑, 一身张扬的红袍松松垮垮披在身上。

    正是离更阑。

    离更阑淡淡道“九霄,许久不见,你就没有什么想对大师兄说的吗?”

    “你不是大师兄。”朝九霄冷声说, “师尊已将你逐出师门了。”

    离更阑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 笑得色气又阴邪“九霄说的对,被困在埋骨冢这么多年, 我险些忘了这一茬。”

    朝九霄微微一抬手,手中一把青麟剑跃然掌心,被他紧紧握住。

    离更阑一瞧, 破有深意地笑了“怎么,你要同我动手?”

    朝九霄面无表情道“你不该离开埋骨冢。”

    离更阑抬起一只手,宽袖被风灌满,他似笑非笑道“埋骨冢困不住我,除非你能杀了我。”

    朝九霄冷冷看他。

    “可是你舍得杀我吗?”离更阑仿佛看透了朝九霄似的,幽然道,“你杀了我,谁替你铲除掉沈十一?”

    朝九霄冷笑一声“别拿我和你混为一谈。沈十一虽然令我厌恶,但却没有到让我亲自动手杀他的地步,倒是你……当年做足了戏去欺骗他的感情,末了又亲口告诉他真相。若是他知道你逃出来的消息,定会不择手段追杀你。”

    离更阑却道“我来寻你,不是来听你讲我当年做了多少好事的。”

    朝九霄蹙眉,猛地一抬手,青麟剑呼啸而出,刺在离更阑身上时却仿佛触碰到水面倒影,那身影荡漾出一圈波纹,毫发无损。

    见状,朝九霄仿佛料到

    似的,面无表情收了剑。

    离更阑好不容易从埋骨冢逃出,此时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怎么可能亲身过来寻他?

    朝九霄不耐烦道“有话就说,师尊要出关了,我急等着回去。”

    整个离人峰中,朝九霄虽然性子暴烈,但却是最好骗最容易被人拿捏的,离更阑索性开门见山,慢条斯理道“将我的帘钩送到魔族来。”

    朝九霄“离索?”

    “嗯。”离更阑漫不经心地撩了撩散乱的墨发,柔声道,“我想他了。”

    朝九霄立刻一副“狗男男”的嫌弃表情,他直接拒绝“想要帘钩就自己去拿,别随意指使我。”

    “好吧。”离更阑像是在纵容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又道,“那我要另外一个人。”

    “谁?”

    “夕雾。”

    朝九霄一怔“谁?”

    离更阑抬手轻轻按住朝九霄的肩膀,柔声道“素洗砚的弟子。”

    “夕雾。”

    “沈夕雾。”

    离人峰,界灵碑处。

    沈顾容踩着灵舫的木阶拾级而下,在下到最后几层时,一只手朝他伸过来。

    他抬头看去,牧谪正站在下面朝他抬手,一副要扶着他的架势。

    不远处奚孤行正看着,沈顾容不太好意思,脸莫名烧得慌。

    「扶什么扶?我又不是身怀六甲。」沈顾容小声嘀咕,「再说师兄都在一旁看着呢,我手搭上去了,师尊的面子往哪儿搁?」

    牧谪犹豫了一下,正想将手收回去,就看到沈顾容一边耳根发红一边将手搭到他的掌心里。

    牧谪“……”

    他师尊反向的口是心非,一直都可以的。

    牧谪将五指收紧,握住沈顾容的手,将他轻柔地扶了下来。

    不远处,镜朱尘正在和奚孤行说着什么,还没说两句,余光扫到两个不知羞耻牵手的两个人,奚孤行直接炸了,他怒道“你们在干什么?别碰他!”

    镜朱尘“……”

    这么多年过去,他师兄还是这么老古板。

    奚孤行怒气冲冲地跑过去,一把打散两人的手,握着沈顾容的手腕将他扯离了牧谪身边,连离人峰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大乘期的事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沈顾容也没生气,随口问道“五师兄回来了吗?”

    奚孤行

    正在对着沈顾容上看下看,发现他没被劈出什么好歹来这才松了一口气,闻言没好气道“他早就回来了,此时正在玉絮山盘着等师尊出来。”

    沈顾容犹豫了一下“师尊要出关了吗?”

    奚孤行狠狠瞪了不远处的牧谪一眼,道“嗯,对,我们都要过去。”

    沈顾容扯了扯身上朴素的白衣,道“我要先回泛绛居换身衣裳,很快就好。”

    奚孤行一听他要回泛绛居,想起来被林下春泪淹了一半的泛绛居,立刻有些心虚,他重重干咳一声,道“来不及了,师尊马上就出关,我们作为弟子,合该去等着。”

    他没等沈顾容再说话,直接拉着他就跑。

    沈顾容只来得及给牧谪一个眼神,就被拽走了。

    走在后面的镜朱尘似笑非笑地看了牧谪一眼,轻启红唇,慢悠悠道“你还是先不要露面了,师尊若是知道你对十一的心思……”

    他啧了两声,没将话说完,就慢条斯理地走了。

    牧谪留在原地许久,才抿了抿唇,不甚在意地前去泛绛居。

    南殃君宠沈顾容他是自小就听说过的,沈顾容其他师兄得知他的大逆不道心思时都恨不得活剥了他,更何况是南殃君了。

    不过牧谪却一点都不惧怕。

    只要沈顾容一句话在,他能心甘情愿付出性命。

    牧谪还没走到泛绛居,一只灵蝶从草丛中飞来,准确无误地停在他面前。

    这是妖族的连讯灵蝶。

    牧谪抬手让灵蝶落在他手指上,蹙眉道“青玉?”

    青玉的声音从灵蝶传来“牧谪!牧谪你都不知道我到底发现了什么?哈哈哈哈哈!”

    牧谪揉了揉耳朵,不耐烦道“少说这种废话,你答应我的灵脉到底什么时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