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将沈顾容和朝九霄恭恭敬敬地迎入了灵舫中。

    灵舫接到了人,仿佛是怕地面上的灰尘弄脏了自己似的,飞快腾空,再次慢悠悠地飘在半空,不动了。

    沈顾容走进了画舫中,这才意识到外面的奢靡只是皮毛,灵舫里面才是真正的挥金如土。

    一一看着画舫中的摆设,按照沈奉雪的记忆约摸着一件小玩意都是普通修士穷尽一生都买不到的。

    嗯,他四师兄果真很有钱,下次买剑就报岁寒城吧。

    朝九霄一到了画舫,轻门熟路地寻了个房间就缩了进去。

    沈顾容道“你不随我一起去见师兄吗?”

    朝九霄的声音从中闷闷传来“他肯定是在做……我才懒得去。”

    沈顾容歪头,做?做什么?

    他也没多想,被人带到了画舫顶。

    画舫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毯子,还有无数火炎石将周围熏得一片温热,怕冷的沈顾容舒服惬意得不行。

    沈顾容拢着袖子,缓步撩开竹帘去寻镜朱尘。

    但他刚进去没几步,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暧昧的呻吟。

    沈顾容“……”

    沈顾容的步子一顿,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他立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向不远处那巨大的床榻上微微飘动的床幔。

    很快,里面再次传来一声娇媚的低喘,一个沙哑撩人的

    声音从中传来。

    “怎么……那么深?”

    沈顾容“……”

    很快,里面又传来另外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你不就喜欢深吗?”

    那人不知道对镜朱尘做了什么,镜朱尘猛地扬声呻吟一声,喘息声仿佛像是在低泣,听得人恨不得让他哭得更大声。

    沈顾容面无表情,耳根却一点点红了,搞清楚里面的人到底在做什么后,他慌不择路地扭头就跑,灵石串成的珠帘劈头盖脸砸在他脸上,将他眉心打得一片通红。

    沈顾容强忍着鼻间酸涩的疼痛,飞快跑了出去。

    床幔中,镜朱尘听到灵石串轻撞的声音,喘了几口气,脸颊潮红地伸着脚尖勾着身上男人的腰身,眼眸一弯,笑着道“我师弟来了,你快些。”

    男人掐着他纤细的腰,眸色沉沉“好。”

    沈顾容跑到画舫边缘,一向怕冷的他竟然不管不顾地推开一扇雕花窗,任由外面的寒风裹挟着霜雪吹到他脸上,将他满脸满身的燥热一点点吹散。

    沈顾容吹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冷风,最后脸都险些僵了,身后才传来一阵脚步声。

    沈顾容面无表情地回身。

    一个黑衣男人颔首道“圣君,朱尘大人请您过去。”

    沈顾容犹豫了一下,才木然道“他没有在……”

    话还没说完他就知道此言不妥,沈顾容干咳一声,道“带我过去吧。”

    他刚才慌不择路,根本不记得怎么去镜朱尘房了。

    那人恭敬地引着他前去寻镜朱尘。

    镜朱尘已经收拾干净,此时正随意披着一件轻薄的红纱,满脸餍足地半靠在软榻上,嘴唇艳红,连眼睛都仿佛沁着一汪水。

    床幔分开挂在床柱的金钩上,那个和他共赴巫山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沈顾容走进来,扫了镜朱尘一眼,又立刻将视线垂下,唯恐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镜朱尘浑身仿佛没了骨头,慵懒地撑着脑袋靠在床榻上,懒洋洋地说“十一,许久不见。”

    沈顾容微微颔首,尽量不让自己去想方才的事,他绷着脸木然道“四师兄。”

    镜朱尘看到他中规中矩的回答,笑了一声,懒懒地坐起身,玉足踩在柔软的毯上竟然没陷下分毫,他浑身好似没有重量,脚

    尖一点飘似的走到了沈顾容面前。

    镜朱尘一下离得太近,沈顾容几乎能嗅到他身上带着点甜腻的熏香。

    沈顾容有些不自然,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不想靠他太近。

    镜朱尘像是觉得很好玩儿似的,笑着又往前一步,将柔软无骨的双手搭在沈顾容肩上。

    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沈顾容浑身都僵住了。

    镜朱尘漫不经心地拨了一下沈顾容的白发,突然起身上前,将整个身子挨在沈顾容身上。

    沈顾容“!!!”

    沈顾容结结巴巴道“师兄!”

    镜朱尘身上只披了一件薄纱,沈顾容根本不敢伸手去推他,唯恐摸到什么,只好徒劳无功地叫他。

    镜朱尘凑到他耳畔,轻轻吹了一口气,柔声道“我们数十年未见,师弟不如和师兄一番叙叙旧,如何?”

    沈顾容“……”

    四师兄和人的叙旧,就是吗?

    沈顾容回想起朝九霄说得“他六亲不认,连师兄弟都想睡”,又想起朝九霄那避之若浼的模样,突然沉默了。

    沈顾容木然道“师兄,请自重。”

    镜朱尘大概是多少年没听到“请自重”这三个字了,当即愣了一下,终于绷不住满脸媚气勾人的神情,“噗嗤”一声笑了出声。

    他笑得花枝乱颤,伏在沈顾容肩上,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沈顾容不懂他笑什么“师兄?”

    镜朱尘笑了半天才停下来,那修长的手指绕着沈顾容散落一绺的白发,下巴枕在他肩上,心不在焉却又笑意盈盈的模样。

    他语气中仿佛在抱怨,带着点委屈地说“还是我们十一好,知道疼师兄了。你都不知道,方才那个臭男人,弄得我好疼啊。”

    沈顾容“……”

    劳烦,师弟并不想听你的床笫之私。

    作者有话要说沈顾容你好骚啊jg

    抽到了六星我老婆啦!晚上还有一更!下章牧谪就出来捉奸了不是,,网址  ,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