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顾容和牧谪合籍了两三年了,但每每回去离人峰,牧谪还是被一众师伯怒目而视

    牧谪不甚在意,当着师伯们的面进退有度,不卑不亢;一扭头到了沈顾容身边,就委屈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好像全世界都和他牧小谪过不去

    沈顾容被牧谪明里暗里诉苦了好几次,无奈之下只好打算回去离人峰,开导开导师兄们

    牧谪要跟着一起过去,但沈顾容怕他又被奚孤行他们欺负,哄着他留在大泽

    做戏做过了头的牧谪:“……”

    他没办法,只好打碎牙齿和血吞,眼睁睁看着沈顾容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沈顾容慢悠悠地回到了离人峰,离索过来迎他,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地和沈顾容说他家三水师兄到底有多厉害,巴拉巴拉

    沈顾容挑眉,道:“三水出息了”

    离索自小就崇敬温流冰,闻言握拳道:“三水师兄本来就很有出息的!”

    沈顾容笑了笑

    很快,他到了奚孤行的住处

    s

    奚孤行正在练剑,扫见他过来,瞥了一眼,随口道:“来了”

    沈顾容走过去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嗯”

    奚孤行收了剑往后扫了一眼,道:“牧谪没跟着一起来?”

    “没有”

    “啧”奚孤行坐在他对面,为他倒茶,“他不是粘你粘得跟什么似的吗,怎么舍得你一人出来?”

    沈顾容道:“这话你可就说错了,我们是道侣,又不是并蒂莲,总是挨在一起算什么”

    奚孤行皮笑肉不笑:“我看他恨不得和你一起做并蒂莲,永生永世都不分开”

    沈顾容察觉到奚孤行语气中的敌意,叹了一口气,道:“师兄,我记得你之前是很喜欢牧谪的,怎么现在这般排斥他?”

    说起这个,奚孤行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喜欢的是循规蹈矩温顺听话的他,你看他现在!做的是人事吗?冒犯师尊,也不知哪来的胆子?!”

    “安定安定”沈顾容安抚他,“师兄先别生气,我们好好说一说”

    奚孤行不耐烦道:“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

    沈顾容道:“牧谪是我道侣,你迟早要接受他的”

    奚孤行怒道:“我接受他做什么?接受他大逆不道冒犯你吗?!”

    沈顾容小声嘀咕:“我都没在意”

    奚孤行抬手作势要打:“你要把我气死,一点出息都没有,徒弟几句甜言蜜语就把你哄走了!”

    沈顾容躲了躲,道:“师兄,我又不是孩子了”

    奚孤行气得不行:“你也知道你不是孩子啊,成日还纵着徒弟厮混,你看看你的脖子,都不好好遮遮就出来,怎么,你是打算告诉我他是怎么在床上折腾的你吗?”

    沈顾容:“……”

    奚孤行:“……”

    奚孤行一生气就有些口不择言,有好多次都说错了话,这话一说出来他又后悔了

    两人面面相觑

    沈顾容不着痕迹地拢了拢领子,小声说:“师兄,有没有衣袍借我一身,我等会要去找其他师兄”

    奚孤行:“……”

    奚孤行气得拿出一件大氅扔在他身上,怒道:“滚滚滚!”

    沈顾容见说不通奚孤行,忙披着大氅跑了

    算了,反正奚孤行对着自己脾气都不好,对牧谪接受和不接受,态度根本没什么区别

    索性就这样吧

    沈顾容抱着这样的念头,拢着衣服去寻二师姐

    离索带着他去寻素洗砚,半路上遇到了沈夕雾,夕雾看到兄长极其开心,欢天喜地地要为兄长引路

    沈顾容摸摸沈夕雾的头,笑着道:“夕雾现在长高了不少?”

    半大的孩子此时已经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沈夕雾笑起来,一蹦一跳地引路:“兄长时长不来,夕雾可想你了”

    沈顾容:“我错了我错了,往后我勤回来”

    沈夕雾这才点头

    沈夕雾成天跟着素洗砚满三界的转,身上的鬼气和阴郁之气早已消散,连对着沈顾容那诡异的独占欲也散了不少

    沈顾容很欣慰,他不想沈夕雾的世界中只有他自己,她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心境更宽广些

    夕雾将他引到了风雨潭,素洗砚正在和朝九霄商讨下次去孤鸿秘境之事,看到沈顾容过来,微微挑眉,道:“十一回来了”

    沈顾容谢过沈夕雾,慢条斯理走了过去

    朝九霄化为人形,盘膝坐在风雨潭旁,身上直着一身单薄的单衣,他瞧见沈顾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哼了一声,嘲讽道:“这么冷吗?你身子也太虚了”

    沈顾容知道他嘴里从来说不出好听的话,也没理会,将大氅裹得更紧了

    “你们在说什么?”

    素洗砚柔声道:“说下次的孤鸿秘境”

    沈顾容道:“不是还有许多年吗?”

    朝九霄哼道:“我要为飞升做准备,你这种无法飞升的……”

    素洗砚看了他一眼,朝九霄自觉说话不对,别扭地住了嘴,含糊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顾容也不在意:“没事——所以你们怎么打算的,需要我帮忙吗?”

    朝九霄一愣:“你愿意帮?”

    “自然”沈顾容点头,“一个小忙而已有什么不愿的,倒是你们寻我过去就好”

    素洗砚笑了笑,若有所思地看着沈顾容,看到朝九霄一副欢喜的模样,突然开口道:“现在十一是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

    朝九霄也愣了一下,迅速将欢喜收敛回去,红着耳根,恶龙咆哮道:“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不会这么轻易帮我的!”

    沈顾容无奈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请师兄们下回看到牧谪,不要再冷待他了”

    这话一出,素洗砚忍不住笑了:“我对他很温柔的”

    沈顾容小声嘀咕:“但牧谪总是说你更可怕”

    每回牧谪过来时,素洗砚是对牧谪最温柔的,牧谪却感觉素洗砚是对他最疏离的艺人,根本没有从心里接受他,完全把他当成个外人

    那笑里都藏着刀,只是当着沈顾容的面不舍得□□而已

    素洗砚笑容僵了僵

    朝九霄冷笑一声,道:“他平白无故把我辈分拉低了一辈,我不吞了他就是好的,再想其他的,没门!”

    素洗砚犹豫半天,才道:“十一,不是我们不喜他,就是……”

    他叹了一口气,道:“你几乎算是我们几个看着长大的了,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