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看台上,闲云城弟子喊道“妙师姐!把那个晃人眼睛的小子打下来!他太欠揍了!”

    “就是!”

    “师姐教他做人!”

    妙轻风置若罔闻, 眸子冷淡地看着虞星河。https://www.25shu.com

    虞星河一张小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方才还大大咧咧的姿态瞬间变得扭捏起来, 他害羞地说“你、你就是妙轻风呀?”

    妙轻风秀眉蹙起, 手臂一抖,手中长剑发出一阵嗡鸣。

    虞星河还要再叨逼, 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猛地传来。

    他浑身一抖, 疑惑地回头扫了一眼,瞬间对上了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

    是他师尊。

    虞星河“……”

    沈顾容手肘抵在窗棂上,天青竹纹的宽袖随着风微微拂动, 他神色冷淡, 哪怕隔了老远, 虞星河也能透过薄薄的冰绡, 看到他师尊眼中的冷意。

    沈顾容神色冷厉, 心想「你敢认输试试看?」

    牧谪“……”

    虞星河求生欲作祟,莫名觉得若是自己丢了离人峰的脸, 他师尊肯定把他撕了。

    他怯怯地将视线收回来,握紧了手中的剑微微一礼“请指教。”

    妙轻风眉头这才舒展, 握剑直接冲了上去。

    片刻后, 沈顾容惨不忍睹地闭上了眼睛, 偏头问牧谪“他多久没有练剑了?”

    牧谪扫了一眼在比试台上被揍得满场跑的虞星河,心中嗤笑一声,但脸上却没显露出来,他温声道“他自从入道后,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每回练剑都喊着累,能修炼到筑基已是极限。”

    沈顾容“掌教不管他吗?”

    牧谪蹙眉“掌教这些年忙得厉害,没时间管他,前几年他偷偷回了一趟家,回来后还受了伤……”

    说到这里,牧谪突然一愣。

    牧谪自从出来剑冢后,一直强迫自己不去多想那些并不属于他的记忆,只当成一场虚假的幻境。

    而现在,他不知怎么的突然回想起了在九息剑的剑海,虞星河好像提过一句“举国上下被敌国屠戮”……

    沈顾容见到牧谪突然陷入了沉思,正要再问,比试台已分出胜负。

    虞星河果不其然输了,但好歹强撑了一刻钟,没有败得太惨。

    虞星河已经落到了比试台下,他

    微微躬身,竟然也有些翩翩公子的气度。

    “多谢赐教。”

    妙轻风也回了一礼,一句话没说,从台上下来,在闲云城的欢呼中回到了看台上。

    虞星河将剑收回,朝着离人峰的看台上喊“师兄们,星河尽力啦!”

    师兄们喊“星河已经很不错啦!”

    “星河,你这身行头一上去,已经赢了!”

    “没事!咱们是惜败!”

    其他所有人“……”

    你家星河应该是被人按着打,毫无还手之力吧?

    这在你们离人峰,算惜败?

    离人峰师兄们才不管,开开心心把“惜败”的小师弟迎回看台了。

    温流冰道“第一场,闲云城妙轻风,胜。”

    “下一场……”

    之后便是其他门派的比试,时不时会掺杂几个离人峰的弟子。

    离人峰心态极好,只要胜了就欢呼得仿佛得了魁首似的;但若是败了,哪怕上台很快就被打下台,他们也能称之为“惜败”,一阵安慰后继续欢天喜地看擂台,一点都不受影响。

    其他门派的弟子看得啧啧称奇。

    怪不得离人峰如此避世,他们真该去修佛的。

    沈顾容看得昏昏欲睡,他喝了两杯牧谪给他倒的掺了梨花蜜的酒,百无聊赖地将视线从比试台上收了回来。

    他回头,眼尾发红,含糊着道“我怎么听着外面有声音?”

    牧谪淡淡道“师尊应当是醉了。”

    沈顾容只喝了两杯,但他酒量不怎么好,听着竟然也半信半疑“是吗?”

    他正要转身去拿酒,腰身一软,直接跌了下去,牧谪手疾眼快,飞快上前单膝跪地把他接在臂弯间。

    沈顾容本就想躺在席居上睡一觉,他昏昏沉沉地闭着眼睛,漫不经心地说“我要睡觉,你上台前唤我一声。”

    牧谪应声,将他半抱着放在席居上,又拿起一旁的鹤氅披在他身上。

    等到沈顾容呼吸均匀睡着后,牧谪才冷着脸走出小阁楼,扫见在一楼胡乱蹦着想要飞上二楼的雪满妆。

    雪满妆看到他,生气道“怎么又是你?!棒打鸳鸯的坏人。”

    牧谪面无表情地朝他行了一礼,道“妖主要我寻少主上楼。”

    雪满妆一听,哼了一声,说“我才不要去见我爹,

    他肯定要阻止我去寻美人!”

    牧谪见他还要往楼上飞,但总是被他设下的结界阻挡回来,忍无可忍地上前,恭恭敬敬道“冒犯了。”

    说着,他一把拎住雪满妆的后领,让其强行化为本相,看似恭敬实则强制地将他捧上了阁楼。

    阁楼上,一身华服的妖主手中捏着玉杯,唇角嗔着一抹笑,慢条斯理地盯着窗外的擂台,淡淡道“离人峰倒是有不少后起之秀,奚掌教还真是教导有方。”

    奚孤行面无表情。

    方才离人峰的弟子输比赢多,反倒是妖族的弟子胜了不少,妖主这话简直就是裸的阴阳怪气,但他偏偏脸上满脸真诚,仿佛是真心夸赞。

    奚孤行心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是凤凰,而是一只修炼千年的老狐狸!”

    他皮笑肉不笑“弟子们玩玩罢了,不必在意输赢。”

    风露城的封筠也笑靥如花“我倒是挺期待那个名唤牧谪的,据说在狩猎蛮兽时,他还猎到了一只结丹的领头兽,当真是少年英雄。”

    方才还在说着不在乎输赢的奚孤行闻言面无表情地心想“等牧谪出来,就把你们全‘杀’了。”

    就在这时,牧谪捧着雪满妆前来“掌教。”

    奚孤行眸光微亮。

    牧谪,来得正好,拔剑。

    牧谪本来要说话,被奚孤行的眼神看得一愣,迟疑了一下,他掌心的雪满妆已经不受控制地钻了出来,吭哧吭哧地往外飞。

    妖主本来在姿态优雅地饮酒,扫见雪满妆,脸色立刻变了。

    他一招手,好不容易飞出去几步的雪满妆立刻被他强行唤了过去,“啾”的一声栽到了妖主掌心中。

    妖主一把把他捏在掌心,咬牙切齿地道“你又给我闯祸!”

    雪满妆“啾啾!啾啾!”

    爹爹,美人!

    妖主“……”

    牧谪淡淡道“阐微大会期间,离人峰鱼龙混杂,少主重伤还未愈,孤身出去怕是会有危险,还请妖主顾全少主安危。”

    简而言之,少让他出去蹦跶。

    妖主捏住雪满妆的凤凰尖喙,堵住他啾啾的嘴,强行笑了一下“正是如此。”

    妖主一辈子的脸,都被他这个傻儿子给丢尽了!

    奚孤行看得神清气爽,还在一旁饮酒

    吃糕点,心中赞道“不愧是牧谪。”

    奚孤行很满意。

    牧谪无意中又扫了一下奚孤行的眼神,无意中抖了抖,总觉得有点古怪。

    他躬身行礼,起身去了里间。

    里间,沈顾容正蜷缩在鹤氅中,只露出半个脑袋,那束起的发冠已经歪了,白发凌乱地铺在席居上。

    牧谪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将他的发冠轻取下来,让他能睡得舒服些。

    似乎是察觉到周围有人,沈顾容含糊地呻吟了一声,抬手准确地一摸,直接拽住了牧谪的手。

    牧谪一愣,本能地就要将手缩回去。

    但他刚一动,沈顾容突然就颤声说了句“不要……”

    沈顾容紧紧抓着他的手,喃喃道“不要,我害怕。”

    牧谪呆怔地看着他。

    沈顾容不知是做了什么噩梦,一直死死抓着牧谪的手,冰绡已经松散地掉了下来,眼尾缓缓渗出一滴清泪。

   &n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