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沈顾容做了一场美梦, 梦中全是他温软可爱的妹妹沈夕雾。https://www.0dksw.com

    他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起来时心情格外愉悦,连觉都不闹了,主动起了床。

    奚孤行未回来,沈顾容想了想还是将冰绡绑在了双眸上——看不见东西的感觉太过空茫恐惧, 仿佛下一步就能一脚踩空坠入深渊,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沈顾容走出竹舍,就扫见在外面等候多时的离索。

    沈顾容想了想才认出来这人是谁“离索。”

    十年过去, 离索脸上依然是病态的苍白, 仿佛半分未变,他瞧见沈顾容出来, 脸上一喜,连忙过来行礼“见过圣君。”

    沈顾容需扶了扶他, 道“你怎么等在这儿?”

    离索笑着道“师尊让我在此候着, 等您醒了带您去长赢山议事堂。”

    沈顾容点头“嗯, 走吧。”

    离索在前方带路,暗暗有些欢喜。

    十年未变, 圣君身上的气势似乎比此前更盛,他在沈顾容面前都不敢大声喘气。

    半路上, 迎面扫见拎着剑肩上还落有霜雪的牧谪快步而来。

    沈顾容看到他一身风雪, 好像是从玉絮山上下来“牧谪?”

    牧谪本来正面无表情地走着, 猝不及防撞见了沈顾容,本能想要露出温柔的笑容,但一触碰到沈顾容那浅色的眸瞳, 他神色一僵,突然狼狈地低下了头。

    他上前,讷讷道“师尊。”

    沈顾容没察觉到他的异样,道“你去练剑了?”

    牧谪道“是。”

    沈顾容顿时唏嘘不已「这孩子不会成为第二个奚掌教吧,去玉絮山那不是人待得地方练剑,这不是自虐吗?」

    牧谪一愣。

    「啧。」沈顾容,「多好一孩子啊,就被奚孤行那厮带坏了。」

    牧谪“……”

    修行勤勉便是被带坏了?

    他师尊到底是怎么成大乘期的?

    牧谪已经从破晓练剑至日上三竿,引玉絮山彻骨寒意入灵脉转了许多圈,终于将心中那大逆不道的心思强行从心中驱逐出去。

    他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低微的抽泣。

    三人同时偏头看去。

    沈顾容眉头轻轻一蹙,神使鬼差地走了过去。

    丛林后

    的一块空地角落里,一个身穿白袍紫云纹的弟子扯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孩子往前拖,地上的随时将那孩子的膝盖摸得渗出血珠,将脏乱的白袍染得一片血红。

    方才那微弱的抽泣便是从那个孩子口中发出来的。

    紫云纹袍的弟子瞧着十分年轻,只是那张脸上全是凶恶的戾气,他抓着那小姑娘的长发,蹲下来冷冷道“让你去你便去,风露城养着你,可不是让你苟且偷生的。”

    那小姑娘浑身狼狈,微弱喘息着,这下连哽咽都不敢发出来了。

    “起来。”风露城的弟子强行把她拽起来,脸上没有丝毫怜惜,“生而便有鬼气的人,城主让你活到现在已是恩赐,你不知感恩便算了,还敢随意违抗命令?”

    小姑娘脸颊上全是青痕和血迹,她满脸呆滞,挣扎着站稳,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反抗。

    她木然道“是。”

    “昨日离人峰走了大运得到了一只蛮兽的内丹,我们早已落后大截,今日你若是不能从冰原引来结丹后的蛮兽,就死在外面不要回来了。”

    听到“死”这个字,那孩子眸中竟然亮了亮,死对她来说,似乎算是个不可求的奢望。

    那弟子趾高气扬,哪怕叫人去死时,神色也是不屑一顾且倨傲的,他似乎并不觉得为了一场根本无足轻重的竞赛搭上一条活生生的性命有什么不对。

    他眼梢高挑,满脸刻薄之相,随手将一个琉璃瓶子抛给那个女孩,道“去了冰原后,将这个能引来兽潮药粉洒在身上。”

    女孩发青的手指轻轻捏着那琉璃瓶子,眸光微微动了动。

    半晌后,她才道“是。”

    那人又一脚踹过去,怒道“回答太慢,你是死了吗?”

    她被踹得直接摔在了地上,散落的长发微微撇开,露出一张稚嫩的小脸。

    刚刚走来的沈顾容扫了一眼,突然僵住了。

    他昨夜做的美梦中,依然是从书中回到回溏城后,牵着他妹妹沈夕雾去逛那没逛完的花灯街。

    而现在,那梦中半分未变的容颜骤然撞入沈顾容眼中,让他恍惚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直到“沈夕雾”重重咳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沈顾容眼前突然一黑,理智瞬间消失,仿佛被什么东

    西再次操控了身体。

    离索和牧谪随后赶到,但还没看到什么,突然感觉到面前传来一阵骇人的威压,朝着四周铺天盖地地散去。

    整个离人峰外肆意逃窜的蛮兽在一瞬间被硬生生压制住,寸步难行,只能窝在原地瑟瑟发抖。

    长赢山议事堂的众人也被惊得一震,纷纷朝着威压源头赶来。

    离得最近的离索和牧谪已经被那阵大乘期的威压逼得险些跪下,勉强用灵力稳住才没有跌到地上。

    牧谪脸色苍白地刚将灵力运转,便听到面前背对着他的沈顾容寒冷彻骨的声音。

    「我要他死。」

    牧谪一怔。

    下一瞬,耳畔一阵破空的尖锐声响,一柄剑被沈顾容修长的五指死死抓着,上面已经裹挟着冰锥似的灵力,严寒缓缓爬上剑身。

    那风露城的弟子正要拿出鞭子教训那几乎濒死的人,突然感觉一股让人发寒的杀意扑面而来,他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双膝一软,重重跪在了地上。

    他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硬生生压制在地上的,那力道之大,他膝盖下的青石板竟然直接碎成裂纹。

    那股威压是他从未见过的,竟然只是靠气势就能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大口喘息着,挣扎着抬头看去,视线恍惚间扫见一个身着红衣的人走到他前方,姿态轻柔地将地上蜷缩成一团生死不知的孩子抱在怀里。

    沈顾容一手将“沈夕雾”抱起,一手持着林下春,一向温和的眉目间此时戾气一片,他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想说,直接眼睛眨都不眨地想要挥剑而下。

    风露城的弟子在哪个地方都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哪里遇到过这种绝境,他心中拼命嘶叫着“快逃,他要杀了你!”,但瘫软剧痛的双腿却根本连一寸都一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裹挟着霜雪的剑朝他当头劈下。

    下一瞬,“锵”的一阵尖锐声响起,沈顾容的林下春在落下前堪堪被一把剑拦住。

    沈顾容眼睛眨都不眨,甚至都没有去看挡住他的人是谁,声音如冰“滚开。”

    拦住他的那把剑正是短景剑。

    奚孤行的修为还是没赶上沈顾容,只是一剑碰撞,把他的虎口都震得发麻,好在沈顾容瞧见他,及时收

    了些力道,才没有伤到他。

    奚孤行冷冷道“我才一眼没瞧见,你险些就给我闯祸。”

    沈顾容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他面无表情,依然无动于衷,冷声道“我没闯祸。”

    奚孤行“那你为何无缘无故便要杀人?”

    沈顾容说“并非无缘无故。”

    奚孤行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沈顾容已经安分许多的性子,又扫了一眼跪在地上吓得不轻的弟子。

    那弟子已经被彻底吓傻了,连衣摆都湿了一块。

    奚孤行“啧”了一声,将短景剑一甩,后退半步,微微挑眉“行,有缘由就行。封筠马上就来了,你先杀吧,万事我给你兜着。”

    离索、牧谪“……”

    堪堪赶来的风露城城主“……”

    奚孤行和沈顾容,一个敢说,一个敢做。

    听到奚孤行没有拦着,沈顾容再次挥剑,风露城城主——封筠没想到自己都到了,他竟然还真的会继续动手,连忙去拦,但却迟了一步。

    沈顾容林下春一至,整个人剑身裹挟着冰霜,狠狠劈进了那弟子的身体。

    封筠“……”

    闻讯而来的所有人“……”

    周围一阵死寂。

    沈顾容的林下春剑身并不在他手中,那只是一把剑意凝成的虚幻而已,那一道剑意,刺入人的身体时,没有造成半分的伤痕,却是直击修士元丹,能让人遭受到几乎撕裂灵魂的痛苦。

    那弟子只挨了一剑,直接痛死了过去。

    沈顾容紧紧拥着怀中的人,眸光冰冷地扫了一眼周围的陌生人。

    若是在平时,这般大场面他心中早已经在发憷,但这次不知是因为什么,心口仿佛被一股灵力轻轻托着,他心如止水,所有的情绪和情感好像被什么东西强行压了下去。

    沈顾容轻飘飘地将剑收了回来,偏头冲着呆怔的众人道“只是吓吓他罢了。”

    那弟子浑身上下没有伤痕,瞧着只是被吓到昏死过去,封筠哪怕有一万句话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皮笑肉不笑道“是封筠教导不周,冒犯圣君,他应得的。”

    沈顾容微微点头,也不客气地认下了“确实不周。”

    封筠“……”

    封筠是女修,美貌倾城,靠着修为强横统领风露城数百年

    ,心机深沉手段毒辣,哪怕当着众人被这么撂面子,她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变,仿佛是画上去的。

    她款款屈膝,真心实意说了几句十分冠冕堂皇表示歉意的话,这才问道“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