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沈顾容被吓到灵力失控, 直接打塌了自家房子。https://www.25shu.com

    最后无法,他只好被牧谪扶去了偏院。

    等到奚孤行知晓消息的时候,沈顾容已经舒舒服服窝在徒弟房里,正准备上榻睡觉。

    他将鞋子脱下,第四遍问牧谪“你真的不打算休息?”

    牧谪正在关窗, 春后的夜风依然很凉,他回头道“是。”

    修士甚少睡觉,一般入夜后便是打坐冥想, 牧谪还从没见过像他师尊这种作息这般像凡人的修士。

    牧谪走过来, 看见沈顾容一身红衣双眸仿佛蒙了水雾似的眸光朦胧,毫无防备地坐在他榻上, 此时正皱着眉解腰封。

    不知是那红衣太过灼眼,牧谪竟然不敢直视他。

    牧谪僵硬地站了一会, 才深吸一口气收拾好情绪, 走近床边, 抬手轻轻撩了撩踏在床沿的白发。

    沈顾容的发依然是的,发梢还在往下滴水。

    沈顾容被抓住一缕发, 头皮微微有些酥麻,他往后躲了躲, 道“怎么了?”

    牧谪道“师尊的头发还在滴水。”

    沈顾容“哦”了一声, 正要抬手将发弄干, 就听到牧谪道“弟子帮您吧。”

    沈顾容乐得不用自己动手,微微侧身,半背对着牧谪, 让徒弟帮他。

    「有徒弟真好。」沈顾容还在欣慰地想,「往后我也要收几个,最好有小姑娘家。」

    牧谪“……”

    前半句牧谪还在欢喜,听到后面那句不知怎么的心中突然一咯噔,莫名有些酸涩。

    他好像终于明白,为什么小时候每次虞星河都要同他争宠了。

    牧谪用灵力一点点将沈顾容的发梢弄干,视线一直盯着他后颈那若隐若现的小红痣,颇有些心不在焉。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五指已经插在了沈顾容的白发根部,正在一点一点往下捋。

    沈顾容被摸得头皮发麻,但又误以为弄干头发都需要这一步,只好强行忍着,没一会就浑身发软,肩膀都在微微发抖。

    牧谪手一抖,这才飞快将那只大逆不道的手缩了回来。

    沈顾容这才微微偏头,额前散落下一缕凌乱的发,他眼尾有些湿润,羽睫都盈着一滴水,带着些鼻音道“好了吗?

    ”

    牧谪“……”

    牧谪也再次明白了,为什么掌教总是勒令沈顾容不准撒娇,搁谁谁都招架不住。

    牧谪低着头,声音有些低哑“已经好了。”

    沈顾容并没有察觉到牧谪的异样,随手将头发一挽,回头淡淡道“多谢。”

    牧谪道“弟子应该做的。”

    沈顾容干咳一声,小声说“要不,你再帮我解一解腰封?”

    牧谪“……”

    没了冰绡,沈顾容完完全全就是个瞎子,方才那在胡乱解腰封,非但没解开,反而把衣襟扯得一团凌乱,还将那六根红绸直接解成了一堆乱麻,根本分不开。

    牧谪低头看了一眼,心道他师尊也算是个能人了,能将这六根红绸系得比素洗砚的法阵还要繁琐凌乱。

    沈顾容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心虚,牧谪一时心软,便点头说好。

    牧谪正弯腰在沈顾容腰间鼓捣,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奚孤行一脚将门踹开,杀气腾腾地拎着剑走进来,厉声道“沈十一,出什么事了?”

    沈顾容被吓得一激灵。

    奚孤行话音刚落,视线就落在床榻上衣衫不整的沈顾容,和单膝点在脚床上正在沈顾容腰间不知道摆弄什么的牧谪。

    奚孤行“……”

    沈顾容并不知道两人的姿势这般引人误会,听到这句话,疑惑道“什么怎么了?”

    奚孤行手中的短景剑本来是打算斩杀前来冒犯沈圣君的贼子,现在这个场面看来,他的短景剑可能会先插在牧谪身上。

    牧谪听到声音,暂时放弃沈顾容那团成球的腰封带子,起身朝着奚孤行行礼。

    “掌教。”

    奚孤行视线在沈顾容腰间那不伦不类的腰封上扫了一眼,有些了然。

    不过也是,牧谪想来循规蹈矩,冒犯师尊这种大逆不道之人,虞星河会做他都不会做。

    奚孤行悄无声息松了一口气,将剑收回去,不耐烦道“泛绛居怎么塌了?现在在那围了一群人看好戏。”

    沈顾容“咳”了一声,不好说自己又被那厉鬼冰绡吓到了,只能含糊道“没什么,随便试试灵力。”

    奚孤行蹙眉“我已经让人帮你修整了,今晚你……”

    牧谪在一旁恭

    敬道“师尊可宿在偏院。”

    沈顾容点头“对。”

    奚孤行上前一把把他从榻上扯下来,没好气道“堂堂圣君宿在弟子住处成何体统?走,去我那。”

    沈顾容“可是我……”

    「我都要脱衣了你还把我扯下来让我挪窝,奚掌教你还是人吗你?」

    牧谪“……”

    奚孤行懒得和他废话“少废话,穿鞋,走。”

    沈顾容没办法,只好穿好鞋,被奚孤行粗暴地扶着走了。

    旧冰绡缠在沈顾容的手腕上,奚孤行根本不会照顾人,让沈顾容拽着他的袖子往长赢山上走,余光扫到红衣宽袖下垂下的冰绡,挑眉道“你又被老六的冰绡吓到了?”

    十年前沈顾容就有过这么一遭,奚孤行扫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