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沈顾容还不知道自己当了自己的爹, 此时正缩在锦被里呼呼大睡。https://www.0dksw.com

    下山遇到水鬼, 沈顾容根本没怎么好好休息,好不容易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才刚沉沉睡去没一会, 他又开始做梦了。

    梦中,依然是熟悉的茫茫大雪。

    沈顾容满脸懵然,不知道怎么突然又做这个梦了, 难道沈奉雪还有话没有交代完?

    不远处, 沈奉雪跪坐在雪地上, 双眸冰绡上满是血痕,他双手似乎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着,一直在拼命挣扎着想要上前却根本动不了。

    沈顾容茫然看着,踉跄往前走了两步, 隐约听到沈奉雪嘶哑的声音。

    “我没有走火入魔, 我现在很清醒。”

    沈顾容一愣。

    狂风一卷, 风雪过后, 一身黑衣的温流冰单膝跪在沈奉雪面前,手中的兰亭剑横放在地面上。

    “师尊。”温流冰眸光幽深,沉声道,“无论您让我做什么,三水都会为您做到。”

    沈奉雪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他微微垂着眸,白发披散而下,连说话都轻如鸿羽“让他们放我出去, 我要见牧谪。”

    温流冰握住剑就要走,沈奉雪像是骤然反应过来似的,突然道“等、等等。”

    温流冰回身。

    沈奉雪缓缓抬起头,那染血的冰绡已经无用了,他眸光涣散,喃喃道“牧谪呢?”

    温流冰犹豫了一下,才道“已经被关进了埋骨冢。”

    沈奉雪愣了一下,才突然像是发了疯似的挣扎起来,手腕上似乎有锁链碰撞的声音,他声声似泣血,厉声道“他还是个孩子!他们为什么总是要置他于死地!?”

    温流冰重新跪了下来,想要扶住沈奉雪的肩膀,却被他一把甩开。

    沈奉雪空洞的眼中缓缓流下两行血泪“虚伪……他们全是一群虚伪之人,口口声声说着为我好,却让他活着都不肯……”

    温流冰看着他,轻声说“师尊,你想牧谪活着吗?”

    沈奉雪垂下了头,不再说话了。

    温流冰道“师尊想让他活着,三水就让他活着。”

    沈奉雪没有再回答这句话,只是轻轻说“走吧。”

    温流冰垂眸看了他许久,才握着剑转身离开。

    沈顾容

    看得满脸茫然,这……

    这又和牧谪有关?

    在书中,牧谪应该是杀了离索后才会被关进埋骨冢,而那时书里明明写的是沈奉雪受了重伤昏迷数年,这个梦……

    沈奉雪怎么好像是被人关起来了?

    沈顾容自从看了那本书就一直有个疑惑,明明牧谪是被疫鬼夺舍才会失手错杀离索,为什么等消除掉疫鬼后,离人峰却还要把一个无辜的孩子关在埋骨冢那种四处都是魔物、随时都会死的地方呢?

    难道并不是为了惩罚,而只是想要单纯要牧谪死?

    沈顾容正在胡思乱想,身后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他疑惑回头,却被吓得直接呆在原地。

    不远处,温流冰一身黑衣,踉踉跄跄地扶着剑而来,他半张脸全是血痕,腰腹处涌出大量的血顺着衣摆往下落,地面上全是狰狞的血迹。

    沈顾容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立刻上前想要去扶温流冰,但冲上去才意识到他根本触碰不到梦中人。

    温流冰脸色惨白,踉跄着走了数步,终于支撑不住扶着剑跪在地上。

    沈顾容从没有见过死人,但不知道哪里来的常识,竟然能他身上察觉到了将死之人的气息。

    或许是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又或许是那股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烈,沈顾容呆呆地伸着想要扶他的手僵在原地。

    温流冰眸子虚无,哪怕伤成这样却还坚持着想要打开那道石门去见沈奉雪。

    他徒劳无功地伸出手,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师尊……”

    随后,温流冰整个身体砸在地上,距离那道石门紧紧只有三步之遥。

    他双眸微微睁着,瞳孔已经失去了神采。

    沈顾容讷讷道“三、三水……”

    “三水!”

    沈顾容尖叫一声,猛地张开了眼睛。

    他喘着粗气,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

    三息后,温流冰干净利落地从后窗翻了进来,道“师尊!”

    沈顾容惊魂未定,眼前依然是浑身是血死不瞑目的温流冰,耳畔一阵嗡嗡作响,根本没听到温流冰在说什么。

    温流冰已经将整个泛绛居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敌人,这才坐回床边,担忧道“师尊,做噩梦了吗?”

    梦中的感觉太过真实,沈顾容半天都回不

    过神来。

    他怔然地抬眸看了温流冰一眼,他的大徒弟垂眸看他,冰冷的眸中只有惟独对他的憧憬和顺服,就好像……他现在让温流冰去死,他也会问都不问一句,直接拔剑自戕。

    “没……”沈顾容讷讷道,“没有。”

    温流冰松了一口气,道“我在这儿守着您。”

    沈顾容半天才慢慢回神,他缓缓点头,看了温流冰一眼,才将身体埋进被子里。

    但这次,他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沈顾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也就做过两个梦,而且全都和沈奉雪有关。

    在书中,按照沈奉雪的视角,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温流冰的结局,现在根据那个梦看来,温流冰应该在牧谪进入埋骨冢后不久就死在了关押沈奉雪的洞府外。

    那温流冰到底是如何死的?

    而牧谪之所以能在埋骨冢安安稳稳地活了十年,是不是也和温流冰之死有关?

    沈顾容突然不敢细想了。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终于没忍住掀开被子,朝着外室打坐的温流冰道“三水。”

    温流冰随叫随到,飞快进来“师尊,我在。”

    沈顾容正色道“若是我让你做一件可能会丢掉性命的事,你会去做吗?”

    温流冰思考都不思考,道“会做。”

    沈顾容“……”

    沈顾容没忍住骂他“你是不是个傻子?明知道会丢掉性命还要去做?!”

    温流冰不明所以“师尊让我做的事,无论什么我都会去做。”

    沈顾容回想起梦中温流冰和这如出一辙的话,呆愣了半天才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温流冰歪头“师尊,今日您好奇怪,是有什么事吗?”

    沈顾容一摆手“回去睡觉吧,别在我这里待着了。”

    温流冰“哦”了一声,听话地回去了。

    沈顾容轻轻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还是想得太多。

    现在离索和牧谪都没事,只要他自己不让温流冰去做什么会丢性命的事,按照温流冰的修为,三界没几个人能杀得了他。

    这样一想,沈顾容这才有些释然了。

    之前他只是想护好牧谪虞星河,现在看来,又得加个一根筋的大徒弟了。

    沈顾容难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