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离人峰几千级青石阶延绵而上,两人高的界灵碑幽寂古朴,宛如仙人遗世独立。https://www.0dksw.com

    界灵碑立在半山腰,周遭青石下铺满灵石,源源不断溢出蓬勃的灵气。

    整个离人峰笼罩着一层琉璃似的结界,将外来人阻挡在外。

    一身烈烈红衫的男人手持长刀立在界灵碑处。

    雪满妆容貌艳丽,神色张扬狂妄,一头赤色长发编成发辫垂在肩上,眉心一点狭长的红痕像是燃着火焰。

    他仿佛浑身浴火,单薄的衣衫凌乱地敞开,露出精瘦的半边胸口,十分扎眼。

    雪满妆将长刀立在地上,神采飞扬地传音“妖族雪满妆!前来求亲!”

    他肩上落了一只黑色灵蝶,轻声劝他“少主,沈奉雪早已是大乘期,整个三界九州甚少有人能胜他。”

    意思就是,您想要打过他,还是差些火候。

    雪满妆妄自尊大,对自己有种盲目的自信,他胸有成竹“那刚好,我便要做战胜沈奉雪的第一人,让他心甘情愿随我走。”

    灵蝶迟疑道“您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然后被沈奉雪毫不留情打地吐了好几升的血,养了两年才终于痊愈。

    雪满妆不听,自顾自地抄起长刀抡了两下,赤色长刀上猛地窜起一道火焰,凝成一只浴火的凤凰,在空中盘旋几圈,尖啸一声消散在半空。

    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眉间的红痕仿佛要烧起来。

    知白堂的弟子一窝蜂地跑去界灵碑,沈顾容不近不远地走在最后。

    牧谪喜静,本来不想去凑热闹,但虞星河拽着他的袖子闹着要去看,牧谪被吵得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

    沈顾容信步闲庭地跟着前方两个小团子,将手中一颗蜜饯塞到了口中。

    牧谪无意中扫到,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他的蜜饯……哪来的?

    牧谪犹豫了一下,心中有了个猜想。

    沈顾容「牧谪这蜜饯还挺好吃。」

    牧谪“……”

    什么时候偷的?!

    牧谪木然片刻,突然垂下了眸。

    虞星河好奇地看着他“你笑什么?”

    牧谪抿唇,摇头“没什么——说好了,只看一眼就回去。”

    虞星河点头“嗯嗯嗯!”

    沈顾容将一颗蜜饯吃完,等到含的蜜饯核都没甜味了,才到了界灵碑。

    远远看过去,界灵碑的空地前,一个好像火成了精的男人扛着长刀站在那,看起来等待已久。

    沈顾容挑眉,这个就是要来提亲的男人?

    离人峰中没有女修,这个男人这么大张旗鼓地前来提亲,八成就是为了娶个男人。

    沈顾容啧啧两声,心道你们修道之人可真是开放天性,男人娶男人的排场竟然都这么大。

    这么一想,沈顾容倒是想知道这个男人要求亲的人是谁了,难道长得比天仙还美吗?

    沈顾容双手抄在宽袖中,缓步走了过去。

    离索正在界灵碑前对男人说话,语气恭敬“雪少主请稍后,掌教很快就来。”

    妖族和离人峰一向交好,离人峰前任掌教南殃君还收了妖修徒弟。

    这个飞扬跋扈的雪满妆,正是妖主之子——凤凰。

    雪满妆自小被宠着长大,一身反骨,无法无天恃才傲物,明里暗里给妖族闯了不少祸。

    几十年前,妖主携他前来离人峰同南殃商谈要事,雪满妆一眼就瞧上了清冽冷傲的沈奉雪。

    雪满妆原身凤凰,化为人形容貌绝世,自小到大觉得自己是世间最美,哪怕风露城的三界美人榜榜首桑罗敷,他都觉得不及自己一根头发丝。

    直到他遇到了沈奉雪……

    当天,他便冲到了离人峰掌教南殃面前,直接扬言要南殃君将沈奉雪赠予他做炉鼎。

    炉鼎是专门用来被人采阴补阳的修士,往往地位低下。

    他当着南殃君的面如此折辱沈奉雪,就连和沈奉雪一向不和的奚孤行都怒而拔剑,险些一剑劈了他。

    当时南殃君听到这句话,冷然看了雪满妆半天,突然就笑了。

    雪满妆还以为他同意了,还没欢喜,就被南殃君一掌打得吐出血来。

    一旁的妖主“……”

    妖主和南殃君相识百年,还从没见他这般动怒过。

    奚孤行被两个师弟一人抱着一只手臂拦着不让他去砍雪满妆,他挣脱不开,只好凌空蹦起来踹,跩都拽不住。

    “混账东西!蠢笨臭虫!丘八生的禽兽!”

    妖主“……”

    妖主唇角抽动。

    哪怕奚孤行暴跳如雷成这样,沈奉雪却仿佛事不关己地站在一旁,拢着曳地宽袖,微微垂眸,眉目间一派冷然。

    至始至终,他的神色变都没变过。

    雪满妆不知哪来的臭毛病,瞧见沈奉雪这个凉薄模样更是被撩拨得去了三魂六魄。

    他浑身是血,还在大声道“我就要他!父亲,我要他!”

    妖主“……”

    你是想死在离人峰吗?!

    看到雪满妆被沈奉雪迷得晕头转向的模样,妖主气得险些再补一掌把这个造孽的逆子给打死。

    自那之后,雪满妆每隔一段时间都来离人峰找沈奉雪,虽然每回不是被南殃打就是被奚孤行他们打。

    有几次雪满妆甚至不择手段对沈奉雪下了药,被奚孤行和沈奉雪混合双打了一顿,掉了半身的羽毛,好几年都没能出来继续作孽。

    雪满妆越挫越勇。

    为了美色,当真不要死。

    当年离人峰界灵碑旁还立着个木牌,上书雪满妆和鬼修不得入内。

    奚孤行也打过这只不要命的凤凰,雪满妆听到他的名字,一挑眉“我不见奚孤行,他丑得很。”

    在他眼中,整个世间除了他和沈奉雪,其他人全都丑陋得伤他眼。

    离索“……”

    离索差点没忍住暴躁骂他,但此人身份尊贵,离索不能擅自为离人峰招惹麻烦,只能继续温温柔柔地说“妖族少主前来,掌教接待贵客自是理所当然。”

    雪满妆自来有什么说什么,完全不懂委婉怎么写,他道“若是理所当然,那在我来时,奚孤行就该撤了界灵,让我直接进去寻沈奉雪。”

    离索干笑。

    就在这时,一直嚣张跋扈的雪满妆眼睛突然一亮,快步上前一掌拍在界灵结界上,“轰”的一声将结界拍出一串串涟漪。

    “沈奉雪!”

    正打算上前看好戏的沈顾容脚步一顿,满脸懵然。

    啊?什么?我?

    雪满妆看到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