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奚孤行是化神境,一把短景剑出神入化,转瞬之间剑意凛然。https://www.25shu.com

    牧谪只感觉眼前寒光一闪,一声惨叫骤然响彻耳畔。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沈顾容再次挥出一道灵力,直直从他身体中拽出一团掺杂红线的黑雾。

    黑雾在空中扭曲嘶吼,拼命地挣扎妄图逃脱,却被沈顾容的灵力死死扼住。

    沈顾容见到那狰狞的鬼修,瞳孔狂颤,恨不得把冰绡扯下来当个真正的瞎子。

    他不着痕迹地哆嗦着喃喃道“师兄师师师嘶嘶师兄……”

    奚孤行不耐烦地说“闭嘴!”

    奚孤行干净利索地将长剑一收,甩出一个晶莹的琉璃瓶,将空中的疫鬼收了进去。

    牧谪惊魂未定,浑身已经被冷汗浸湿,他瘫坐在地上,茫然看着奚孤行,最后将视线落在了沈顾容身上。

    沈顾容脸色惨白,脱力地垂下手,宽袖曳地,身形摇摇欲坠,看着似乎下一瞬就要倒下——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伤的。

    奚孤行将疫鬼收在袖中,垂眸冷淡看了牧谪一眼。

    牧谪眉心的胎记已经重回了原本的模样,奚孤行冷眼旁观,终于明白了沈奉雪为何会对他这般特殊。

    看来此人并不普通。

    牧谪浑身发软,踉跄着站起,讷讷道“掌教……”

    奚孤行余光扫到牧谪,眉头一挑,道“去白商山寻你楼师叔,让他为你瞧瞧,你到底是被什么东西附了体。”

    牧谪脸色苍白,看向沈顾容。

    奚孤行瞧着沈顾容都要站不稳了,直接一挥袖将牧谪给甩出了泛绛居。

    牧谪一离开,沈顾容再也不用忍,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身形一踉跄扶着一旁的小案倒在竹榻上。

    白发从肩上垂下,凌乱落在榻上。

    “哐”的一声,险些撞到了脑袋。

    他艰难喘息着,口中全是浓郁的血腥气,眼神都有些涣散了。

    沈顾容家境优渥,平日里连狠一些的刮伤都没有过,自小到大还从没有受过这样的痛楚,他疼得眸中全是水雾,微微凝结在眼眶,羽睫轻轻一眨,险些落下来。

    奚孤行垂眸看他,拽住他的手,将一道冰凉的灵力输入沈顾容的灵脉中。

    灵脉为修士的命门,寻常人从不会让旁人轻易触碰,沈顾容被抓住手骤然一僵,本能就要缩回来。

    奚孤行不耐道“别动,找死吗?”

    沈顾容只好强迫自己放松下来,任由奚孤行为他输送灵力。

    沈顾容失神地看着他,脑子都有些迷糊了,因为没什么力气说话像是在软糯撒娇。

    “你扶我一把能死吗?”

    奚孤行冷酷无情道“摔死你活该——少废话,我不是师尊,不吃你撒娇这一套。”

    沈顾容“……”

    滚,你他娘的才撒娇。

    沈顾容张嘴骂他“掌……”

    奚孤行截口道“沈十一,你再唤我掌教我便收手,你自己等着痛死吧。”

    沈顾容立刻改口“师兄。”

    奚孤行“……”

    没出息的东西。

    奚孤行的灵力仿佛无底洞似的源源不断地往沈顾容伤痕累累的灵脉中输,一点点将他再次崩裂的伤治愈。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沈顾容都觉得自己睡了一觉,奚孤行才将手收了回去。

    沈顾容疼得一直在哼唧,双眼全都是水雾。

    奚孤行看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闭眼。”

    沈顾容含糊地“嗯?”了一声。

    奚孤行“啧。”

    他大概是看不得沈顾容这副可怜兮兮的矫情样子,索性眼不见心为净,拿起一旁的外袍直接扔到了沈顾容脸上。

    沈顾容“……”

    当初沈奉雪就该打死这个天煞的奚孤行。

    奚孤行哼了一声“你的伤比我想象的要重,闲云城的药没太大用,要是不想死你还是挑个时间亲自去闲云城一趟吧。”

    沈顾容正在掀脸上的衣袍,他手软脚软,扒拉半天都没把衣服扯开,索性继续瘫着,有气无力地随意应了一句。

    “你的反噬伤太过严重,我之前便叮嘱过你不要妄动灵力,你是把这句话给吃了吗?”奚孤行将一小瓶灵药随手扔到一旁的小案上,冷淡着问他,“你那个小徒弟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你心甘情愿为他这么冒险?”

    沈顾容心想,他是小主角,天选之神,未来会成为救世主的男人。

    哪怕被奚孤行输入了灵力温养灵脉,但沈顾容还是痛得几乎要翻滚,他不想在奚孤行面前崩了形象,直接下了逐客令。

    奚孤行觉得他暂无身体大碍,也没多待,只留了一句“明日我来看你死没死”,便离开了。

    奚孤行一走,沈顾容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又开始忍不住小声地哼哼,缩在衣袍下疼出来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流,止都止不住。

    冰绡都被水浸湿,被他随意一拨,和衣服混在一起,找不见了。

    沈顾容也懒得找,摸索着找到了奚孤行留下的灵药,一股脑塞了半瓶。

    吃完了药,那疼痛又消了不少,沈顾容的哼哼声变得小了些,他迷迷瞪瞪地想“为了回家我可遭大罪了。”

    爹,娘。

    兄长。

    “好想回家。”沈顾容迷迷瞪瞪地想,“只要能回家,就算被先生罚抄再多书我也愿意。”

    沈顾容疼着疼着都有些神智迷茫了,恍惚中想起了书中沈奉雪的结局。

    「沈奉雪因夺舍牧谪的鬼修而重伤,被入魔的天之骄子虞星河强行掳去魔族,将他放置在一间密室中,日夜从他元丹中硬生生抽取灵力。

    抽取灵力的痛苦比凌迟还要痛苦百倍,但沈奉雪却不知哪来的毅力,硬是在那痛苦地狱中挣扎了十年,最后才被牧谪逼入绝境的虞星河虐杀至死。

    牧谪至死都没有救出他。」

    对比了一下沈奉雪的下场,沈顾容突然觉得现在受点痛楚,倒也算值了。

    只要牧谪没有被夺舍残杀同门关进埋骨冢,那虞星河也就不会擅闯埋骨冢被魔修蛊惑入魔,间接避免沈顾容日后被虐杀的悲惨结局。

    而那个被关在埋骨冢的罪魁祸首魔修……

    沈顾容浑浑噩噩地想,等伤势好一些,定要让奚孤行将魔修诛杀,省得日后再出大乱子。

    他想着想着,不知道是痛晕了还是困的,很快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

    再次醒来时,沈顾容灵脉的痛楚已经消了大半,他挣扎着起身,又开始双手在床榻上摸索冰绡。

    他瞎子似的摸了半天,一旁突然有人道“好些了吗?”

    沈顾容抬头却只看到一片茫茫白雾。

    那人将冰绡塞到他手上,沈顾容微怔,抬手将冰绡绑在眼上,这才看清方才说话的人正是奚孤行。

    沈顾容含糊着道“好多了。”

    奚孤行毫不客气地坐下,嘲讽道“我还想着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和师尊交代,想了一堆理由,没想到竟然一个没用上。”

    沈顾容都要习惯奚孤行的毒舌了,也没在意,他看了看外面。

    天已经亮了。

    “牧谪怎么样了?”

    奚孤行嗤笑“你自己都去了半条命,竟然还有闲情关心别人?——他没什么大碍,那只鬼修应当是在幽州肆虐瘟疫的那只。”

    沈顾容想了想书中的大致位置“幽州?不是离这儿很远吗?”

    奚孤行拿出天青玉髓,抬手一挥,一张坤舆图铺在面前。

    “幽州离京州再怎么说也有千里远,疫鬼出现在这里确实古怪。”奚孤行抬手指了指坤舆图上的幽州,“我听离索说过,那只疫鬼到长赢山时已经虚弱得维持不了人形,明明将其格杀却还是附身牧谪身上,且修为大涨。昨日若是你晚出手半步,疫鬼定会夺舍牧谪。”

    沈顾容挑眉“你的意思是?”

    “难道你就不觉得牧谪有什么问题吗?”

    沈顾容心想,自然还是因为他是天选之人。

    奚孤行见他又开始沉默,突然不耐烦地说“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