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还未探索的地方,就是活动室跟书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傀儡丝存在的缘故,茜瑶觉得比之前好点,没有那么强烈的孤独与恐惧感了。

    ……想什么呢,那是寄生生物,把我当巢穴可就恐怖了。

    茜瑶提醒自己,不要习惯非人生物的存在,可她又一想,自己连自己算不算得上是人都难说,心情低落了起来。

    来到书房跟前,打开书房门一看,她着实被吓了一跳!

    开门就看到僵硬不动,不知道算尸体还是标本的男主人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姿势还跟吃饭的时候不一样!竟然能移动吗?明明看起来那么僵硬!

    茜瑶打个冷颤,这场面太恐怖了,之前还在客厅,现在却在这里!

    不,不过,她也离开了一段时间,说不定是男仆或者女仆搬过来这个方便。

    内心这样说服自己,茜瑶却还是后退一步,火速将门关上。

    ……还是先去起居室调查好了。

    她想着又转道起居室,结果远远就看到起居室的大厅之中,坐着女主人,维持一个织毛线一样的手势悬空不动。

    有前面的男主人做铺垫,还好有一点心理准备。再加上起居室跟书房不同,范围很大,不算密封空间,有长廊将其贯穿,所以看起来要比书房更有安全感——最起码保证万一出问题能随时逃走!

    茜瑶硬着头皮开始调查起居室。

    这里东西很少,就一个壁炉跟一些毛线团,还有搁在沙发前矮桌上的织毛衣的书籍,看上去仿佛女主人在照着纹样织——到底这是织的什么?围巾?毛衣?

    茜瑶小心的看了一下图案,又对照着确认了一下,正是翻开那页的图样。那是一件很小的婴儿服一般的小衣服。

    ……婴儿?

    茜瑶皱眉,她想起画册里出现的婴儿,她理所当然的认为,那个婴儿表示的是原主的妹妹,现在原主的妹妹看起来两三岁,多数是长大了。既然如此,这个婴儿服又是给谁的?

    茜瑶突然想起那个叫着‘妈妈’爬到被子里找她的布娃娃!

    ——是娃娃!不是给婴儿的,是给娃娃!等一等,那么,莫非,画册里的婴儿也不是什么妹妹,而是布娃娃!

    娃娃,人偶,为什么她没有更早一点想到?

    以前姐姐就曾告诉过她,有关‘娃娃’的特殊之处。

    自古以来,人偶,人形之物,都有替身或驱邪的效果。

    正如国内有扎纸人的风俗一样,在很多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风俗。

    就好比,很多国家都有用娃娃陪葬的殡葬习俗,差别只在于娃娃的质地而已。无论目的是做亡者的伙伴,还是伴侣,都是为了陪伴孤单的亡者,尤其亡者是小孩的时候更是如此。

    但娃娃,同时是一个‘空壳’,容易被无形之物所凭依的介质。这就导致,经常会有跟娃娃相关的传说出现,多数形式是有某种东西附身在这个介质之上,对人类进行一系列的追逐迫害。

    姐姐当时讲了好几个类似的故事,其中让茜瑶最为恐惧,印象最深的两个故事,是这样的情节:

    第一个故事是这样,有个小姑娘,饥荒的时候饿死了,她临死前都抱着母亲以前给她缝的布娃娃。

    埋葬她的人发现,布娃娃肚子是鼓起来的,于是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不少豆子。这有可能是母亲临死前偷藏的粮食,也可能是小孩不懂事,以为布娃娃也要吃东西,所以把粮食透过线头塞在它肚子里。

    饥荒的时候,大家连树皮都啃,能看到这样的干粮,所有人眼镜都发绿了。他们都顾不上将它煮熟,将里面的豆子每个人分了点,干嚼着吃掉了。

    结果到了晚上的时候,布娃娃来找他们,一开始没有人意识到那是布娃娃,还把它当做死去的小女孩,跟她正常的说话交谈。就好像所有人都着魔一样,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

    直到其中唯一没有吃豆子的小孩惊叫:“它不是那个人,那个姐姐已经死了!”

    众人才如梦方醒,发现跟他们说话的不是他们熟悉的女孩,而是那个娃娃!

    之后娃娃追逐这些吃了豆子的人类,把他们的肚子抛开,将豆子取回来放到自己肚子里。

    但豆子还是不够,所以它又去追没吃豆子的小孩,小孩爬到树上,一直等到天亮布娃娃才倒下。

    之后小孩爬下树,将布娃娃跟豆子全都烧掉,算是超度亡灵。

    ——这是其中的一个故事,这故事听起来很可怕,但还有最基本的逻辑,就是布娃娃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