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瑶真不希望自己的想象力有那么丰富。

    如果她不联想太多,也不会对卧室之中找到的东西,联想到不好的事上。

    说不定,就是这家的女主人给了女儿同样款式的化妆品?

    说不定那袜子就是小孩玩闹的时候藏在柜子跟床下的?

    ……就好比现在,如果不是她想太多,也不会因女仆的话,立即联想到连环画册上的‘影子’。

    如果画册之中的‘影子’指代一直跟随自己的女仆,那‘镜子’,难道指代着这家的老爷,或者夫人的其他情人?说到情人,第一联想就是那位男仆了不是吗?

    简直犹如东方列车谋杀案一般,全员,都是凶手。

    不,这全部都是联想,因为连环画册跟白雪公主这两个故事给她的暗示,让她往哪方面想,才会将找到的线索对号入座往里面代入。

    这时候,茜瑶开始佩服日常生活之中,警察的工作。很多人觉得警察怎么不像侦探一样,有丰富的想象力,破案慢慢腾腾。等你实际接触就知道了,现实中没有侦探故事那么清晰明了,很多时候,大量的混淆项目跟干扰线索会让你目不暇接,太多的可能性延伸出太多可能的线索,如果一开始就按照想象跟推理来搜查,只会得出你想看到的推导结果,那个结果未必是真相。

    尊重事实,这才是警察办案的第一要素。一切以物证为主,连人证都要靠边站,因为人的记忆会被篡改,会因其他事混淆,大脑会欺骗你自己。

    茜瑶怀疑,自己现在所在的副本,哪怕有灵异的因素,恐怕也是以推理为主。根据筛选排查线索,来推导出一个结果。

    排除掉所有主观意念所造成的干扰,现在她所搜集的线索只有这几条:

    1.一本颇有暗示意味的画册,暗示家庭冲突,导致父母被剪除。

    2.一本格林童话,暗示白雪公主的故事是原主喜欢的故事。可能暗示她自己像白雪公主,也可能暗示,她希望能像白雪公主一样报复自己的敌人。

    3.一只布娃娃,目前作用不明,不知道是否跟家中异常有关,布娃娃可能会动,不确定。

    4.原主的化妆品跟母亲的化妆品相似。

    5.原主的长袜在主卧之中能找到。可能是发生过不好的事,也可能是原主因某些原因刻意放在那里。

    6.原主跟妹妹会做餐前祷告,疑似基督教徒。

    7.原主的女仆自称是‘影子’,知道原主的活动轨迹。有可能知道这个家曾发生过什么。

    ……目前,也只知道这么多东西。

    其他的都是自己的脑补跟想象,不能将自己的印象强行套进去。茜瑶这样告诉自己。

    这么一套折腾下来,她已经有些疲惫,想要休息一会儿。人困了就必须休息,强撑着只会降低效率,其实这才中午没过去多久,大约还是太过折腾,精神疲惫的缘故。

    茜瑶还想再搜索一下其他的房间,但考虑到效率问题,还是决定先打个盹。她告诉女仆自己要回房间休息,女仆将她送回房间,她要求女仆不要锁门,并且在一个小时之后过来叫自己,女仆同意了。

    茜瑶回到床前,掀开被子——她发现,那个布娃娃竟然不在了!

    ——?

    不,也许其他人进入这个房间,将布娃娃拿走。她探索房间的时候,谁知道自己的‘妹妹’跟男仆在做什么?说不准就是来她房间把布娃娃拿走了。

    这样想着,她钻入被子里,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巧合。

    谁知她刚刚要睡着的时候,就被细微的声音惊醒。

    “谁?”

    茜瑶抬起头,扭头顺着声音往门的方向看去。

    “……”

    的确有什么声音!

    茜瑶吃了一惊,立即直起来上半身,倾身去倾听。

    她没注意掉,自己散落的头发之中,有一根很细如蛛丝一般的发丝漂浮在她头侧,跟她一个姿势!

    是的,从她惊吓坐起的时候,这跟丝也惊起支棱着丝头,她伸头倾听的时候,这跟丝也做出模仿她的姿势往前探头,仿佛学着她的动作一样!

    要是她注意到,估计要吓死了。

    可她没注意到,她被门的方向传来的声音抓住了全部注意力。

    怎么听,都听不清在说什么。

    最终她咬了咬牙,又从床上趴下去,惦着脚走向门口,趴过去听。

    那根一头藏在她头发里,一头仿佛活着的生物一般的丝,也跟她用类似的动作,做出倾听的姿势。

    “……妈。”

    “妈妈……”

    她听清了,那个声音,在叫妈妈!

    一开始有些呢喃,模糊不清,但越来越清晰——不,是声源越来越近了!

    “妈妈,妈妈。”

    那声音这么呼唤的,徘徊着靠近。

    茜瑶吓得缩回脖子,迅速跑回床上钻进被子里。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