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瑶打个冷颤,她从餐桌上跳起,谁敢跟这样的,这样的……坐在一张桌上吃饭!

    看起来才两、三岁的小孩,随着动静转眼看向她——这情景也诡异至极,年幼的小孩不哭不闹,而是以极为深沉的目光,沉默的看向他人,此情景可能比那两个不动的人形更可怕。

    茜瑶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假如,这个家的所有成员现在都在桌前,她表现太过异常暴露出问题,恐怕会丢掉第一条命。于是她只能坐回座椅上,看着桌上的食物一阵胃部抽搐。

    其实她很饿,也想吃东西,胃酸在分泌。但是此情此景实在让她反胃,她都怕自己吃些什么的话会直接吐出来。

    最终茜瑶咬咬牙,伸手摸向刀叉。

    “姐姐,你没做餐前祈祷。”

    小女孩的声音响起。

    茜瑶紧绷唇角,收回手之后,回想以前看过的电视剧里餐前祈祷的姿势,模仿做了餐前祈祷。当然,她只会姿势,台词怎么可能记得住,据说早餐晚餐还不一样,背错了更尴尬。她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其实只是动动嘴,没有发出声音,假装在祷告而已。

    ——会做餐前祈祷,他们是基督徒?

    茜瑶做完祷告,见‘妹妹’紧盯自己,这让她更心惊胆战,是不是被对方发现了自己并非原主。

    “该你做祷告了。”

    她轻声说道,打断‘妹妹’穷追不舍的视线。果然‘妹妹’仰起头,如她一般装模作样的做了一个没有台词的祷告之后,开始用餐。

    当然这个年纪的小孩根本不用自己动刀叉,全部由妹妹身后的男仆代劳,也多亏如此,茜瑶记住了右手持刀左手持叉,需要用汤匙的时候也是右手。她模仿者男仆的切割姿势,对自己面前盘子中的牛排动刀。

    一小块牛排放在嘴里,味道很油腻,还带着血腥味,果然她差点就吐出来。幸好桌上还有一杯酸奶,竟成了她唯一的救星。后来她完全靠酸奶跟色拉来充饥,最多再来些土豆泥,其他的东西根本吃不进去。

    一面吃,茜瑶一面小心观察着周围。

    妹妹吃东西的时候看起来很正常,之前的态度应该只是她脾气不好。也是,在这么奇怪的家庭,父母都变成标本的餐桌上,如果表现正常才奇怪。

    茜瑶回想起她之前所看的画册的内容,是在暗示过去发生的事吗?

    如果从画册之中的内容来理解,让一切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很可能是‘洋娃娃’以及原主这个身体,那妹妹的反应如此怪异也正常,这个原主等同是毁掉幸福家庭的BOSS。

    但这就说不通一点:副本的目的是什么?

    若是揭秘型的副本,一开始就给了等同故事简介的画册,那不等于给你游戏攻略了,还打什么游戏?

    而且一直让她困扰的是副本之中的世界所带给她的真实感,如果这是真正存在于某个地方的真实发生的事,就更离谱了,哪有谁做坏事,还把坏事做成一本画册放在自己桌上?就算,真的幕后BOSS是原主,原主也只是个小女孩,没有办法凭自己徒手做这么个画册出来。

    更像是,本身就有这个画册,原主大约觉得,这画册跟自己身边的遭遇很像,才留了下来。

    ……也就是说画册中的内容只能作为提示,不能尽信。

    最重要的是,必须弄清这个副本的目的,究竟是让她揭露这个稀奇古怪的家庭之中的秘密,还是解决某种遗憾跟残念。

    等等,三条命!

    茜瑶猛然惊醒,包括她所附身的原主在内,这个家能自由活动的人,只有四人!男仆,女仆,三岁的妹妹,跟原主!如果她的猜想没错,‘死亡一次’意味着失去原主的身体,结果是原主死亡,她附身到下一个人身上……有三个,可供她灵活选择的视角,却只有一个她最终无法选择的视角。

    很可能,那个视角才是最终的BOSS,或者她要解决的执念,是跟这个视角的对象有关。

    换算成游戏更容易理解,你有三次机会,可以操作三个人形NPC,那么剩下的你不能操纵的NPC,肯定是关键剧情人物。

    其中最可疑的自然是‘妹妹’,比起男仆女仆,妹妹才是主要的家庭成员。那么副本任务,就是跟这个‘妹妹’有关,需要解除跟‘妹妹’有关的某种执念。

    吃过饭之后,茜瑶离开大厅,女仆在她后面默默跟随。在她们彻底离开男仆跟妹妹的视角之后,茜瑶才低声询问女仆。

    “我可以去父亲跟母亲的房间看看吗?”

    女仆回答:“当然可以,小姐。”

    于是在女仆的带领下——当然要她带领,这么大的城堡让茜瑶自己一个人找,估计跑断腿都找不到位置——她们来到了一间主卧室。

    站在主卧室门口,茜瑶又问了一次女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