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瑶放下画册,试着寻找其他有用的线索,最终找到的另一本书,是格林童话。

    ——之所以知道是格林童话,所以因为书封除了她看不懂的那种语言之外,下面还有英文书名“Grimm’s Fairy Tales”。注意到这本书的另一个原因,是跟那些其他的整洁的书本不同,这本书明显被主人爱不释手的翻阅过,甚至还折了一页书角。

    【Blanche Neige(SNOW WHITE)】——

    ——好吧,只要看过格林童话的人,都知道这名字,哪怕是英文。可惜只有题目是双语,里面的内容还是那种她看不懂的语言。

    她又整个搜索了一遍房间,最终在那张自己曾经躺着睡一觉的床上的被褥下面,找到了一个布娃娃。

    布娃娃没有什么稀奇,肚子里面只是单纯的棉花。说实话要不是原先的画册之中有一个诡异的娃娃,这个布娃娃就跟任何一个小女孩搂着睡觉的娃娃,没什么不同。

    娃娃的眼睛,是很漂亮的猫眼石做成的扣子,头发是黑色的毛线编织成的发辫。顺便一提,茜瑶这具身体的眼睛也是茶褐色,像猫咪的眼睛一样有些调皮,漂亮又可爱。

    若说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这个娃娃的衣着装饰,一眼看去就能联想到小公主。再加上布娃娃白色布料外皮跟红嫩的绘制上去的嘴唇,很容易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白雪公主”。

    由于画册的缘故,茜瑶不敢把它拿在手中仔细查看这个布娃娃,只能在不远处观察端详。越看她就越觉得这个布娃娃很像白雪公主。

    “你们看着这个像不像白雪公主?”

    茜瑶生怕是自己的错觉,开口询问弹屏们。

    【是有点像。】

    【但是也有点像小姐姐现在的身体吧?】

    弹屏七嘴八舌讨论一番之后,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布娃娃眼睛的颜色其实更像这具身体,但是黑发红唇白皮肤,又的确是童话故事里白雪公主给人的印象。

    “有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我才刚看过白雪公主的那一页故事,才会觉得像。”

    茜瑶自我安慰道。她会联想到白雪公主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画册里曾出现镜子,而在白雪公主的故事里,除了杀害白雪公主的魔女皇后之外,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镜子。就是因为镜子煽动,皇后认为自己不如白雪公主美丽,才会不断刺杀白雪公主。

    格林童话的原著其实非常残酷,为了能够让故事听起来更老少皆宜,童话故事经过了多次改编以后,才是我们现在见到的版本。

    在最原始版本里,嫉妒白雪公主的皇后并不是什么后母,而是白雪公主的亲妈。而最后白雪公主有了新的靠山王子之后,便让这位母后穿上烧红的铁靴“跳舞”。而且这个故事里有很多隐喻,譬如镜子指的是——

    茜瑶打断思路,她觉得刚才好像布娃娃的胳膊动了一下。

    她后退几步,仔细端详。

    布娃娃没有动,仿佛刚才都是她自己的错觉。

    也许是娃娃没有放好,重力作用导致胳膊下垂,才看起来像是动了一下。

    哪怕知道这可能是偶然,茜瑶依旧毛骨悚然,她连忙走到门前想要推门出去,却发现房门紧锁。

    她在房间中绕了几圈之后,找到了一个很精巧的小铃铛。

    弹屏告诉她这一般是有钱人家的贵族呼唤佣人所用的铃铛。有这个铃铛证明仆从一直就在声音能够听到的地方,否则的话就应该是悬挂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系着的铃铛,安在仆从所在的房间里。

    茜瑶很担心语言问题,但她更害怕跟布娃娃独处,于是摇响了铃铛。

    果然这次门开了,原来这扇门竟然是从外面落锁。门外走进来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小女仆,女仆就连身高都跟她相似,只是头发跟眼睛都是黑色,相貌也很平常,鼻梁附近还有一些小雀斑,令她的外貌更不显眼了。

    “日安,小姐,这就安排您更衣。”

    ——!

    能听懂!

    茜瑶简直想热泪盈眶,让语言不通的人去摸索一个一无所知的副本,简直是地狱难度!幸好‘探索度’的确提高了她跟身体的契合,最低限度她现在能听懂这种语言了。

    “抱歉,请问,我们现在所说的语言是……不是英语,这是什么语言?”

    哪怕知道很可疑,茜瑶还是忍不住问了。

    女仆恭敬回答:“是法语,小姐,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