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瑶身心疲惫。

    前面经历过那么多可怕又恐怖的遭遇,却不如这个副本更令她难过。

    或许……能有几条命这个设定,让她不自己失去了真实感,也误以为这仅仅是梦境或者游戏。直到极为接近自己的人无法回来,才真正触及了她的心灵。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无法立即进入下个副本,于是她在精神房间又休息了很久——大半时间都用在哭上面,哭累了直接倒头睡过去,一觉醒来还有些没缓过来,又什么都没做呆了许久,才从那里离开。

    不能在精神房屋沉迷太久,否则进入下个副本之中,她应该没有精力推进副本。

    不,照常来说,一般人能有精力连续进行这样的副本吗?一个接一个的进行副本,早晚精神会支持不住。不知道铃兰他们,又是如何维持自己精神平衡?

    茜瑶渴望见到同伴,不管是铃兰也好,还是她没见过的其他人也好,她渴望见到谁,诉说什么。

    然而,这此登入的房间之中,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看来上次那种情况不是偶然,不是她以为的别人已经离开她来晚了,而是从精神房屋登录进来就是这样的状态。

    那么未来她所面临的选择就是:要么,不使用精神房屋,结束一个副本之后在‘房间’等待下一个副本。缺点是没有办法好好休息,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优点是能确认副本的队友跟副本信息。要么,像现在一样使用精神房间,虽然可以回复疲惫跟精神,有机会好好睡一觉,但却无法确认副本队友跟信息。

    茜瑶往门的方向走了几步,脚步略微一顿。

    “姐姐,能听到我说话吗?”

    她尝试着呼唤了一声,妄想往常介绍任务的‘旁白’能回复她。

    可惜那终究只是妄想,她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茜瑶叹口气,最终离开了登入的房间,进入新的副本之内。

    这回跟以往不同,她进入之后就天旋地转,紧接着一睁眼,就已经躺在床上。

    她猛地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身穿柔软的丝绸睡衣,睡在天鹅绒的被褥之中。

    她看向自己的手——那白如笋嫩,弹指可破的肌肤显然不属于自己。她忍不住用双手抚摸自己的脸,摸出高挺的鼻梁,消瘦的脸庞——这显然也不是自己的脸。

    她迅速钻出被子,从床上狼狈跳了一步,才来到离床榻有些距离的全身长的穿衣镜前。映在镜子里的是一张典型的白人少女的脸,从身高判断,这名少女至多十一、二岁,浅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微微有些卷曲,像极了小时候商店里热卖的芭比娃娃如同塑料丝一般的颜色。

    她还以为,那只是玩具店的夸张手法,现实中不该有这样浅如月光丝絮的发色。

    一切都显得不真实,茜瑶连忙打开弹屏,当看到熟悉的弹屏布满视野,这本当让正常人诡异的景象却让她松口气。

    是的,她还在恐怖直播里,这个副本似乎是西方背景,她没有突然‘转生’到别的地方。

    “抱歉,各位,请问有人知道这个副本的名称跟背景吗?”

    她低声问弹屏,结果说出的,却是非常悦耳的古典语言。

    明明是她自己说的话,她却无法判断那是什么语种,反正不是英语,至于其他的语言——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对她有什么区别?反正她都听不懂。

    ……太离谱了,竟然自己想着什么,说出来的话自己都听不懂。

    茜瑶有些挫败:“抱歉,你们能听懂吗,我反正听不懂自己说的话。”

    她的诚恳很快得到回馈,弹屏们先是嘻嘻哈哈夸奖一番她外壳的漂亮与声音动听,还有表现略带笨拙这点很可爱。很快有弹屏对她这个明显的‘附身新手’做出了解释。

    【小姐姐别怕,你这是附身状态,等副本完成或者达成特定线索就能解除附身。】

    【附身状态下的语言模式,是跟着躯壳走的,你现在的状态是附身程度不够深所造成。浅显的附身,只能控制躯壳,也就是说哪怕你附身了个外国人说话还是本国发音。再深一点的程度,你能使用躯壳本身的语言发音,但未必能掌握语言知识。更深的程度,你能自由使用语言区域。这是因为口口口口对大脑的口口的程度造成。】

    【建议小姐姐可以先搜索一下屋内,有关你这具身体的情报,加深对身体的理解,如果能唤起共鸣让身体交付更多信任给你,语言问题就解决了。】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