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提出扎纸人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根据副本所给出的线索推敲出来的解决方法。

    她一早打听到附近的店铺,发现跟丧葬有关的就想起扎纸人,问了一下果然那边可以扎纸人,她立即联想起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

    茜瑶不由疑惑:“既然有这么简单的方法,为什么当初的道士不尝试解决一下?”

    老太太感慨:“这只是我的猜测,实际是不是这个方法有风险跟弊端,谁也不清楚。道士可能是考虑到风险没有采用这样的方法。”

    茜瑶点头,可能就是如此。现在她感受到被大佬带着躺赢的感觉了,在悬疑类副本里寻找线索,有这么个一善于筛选搜集情报的老太太简直是神助攻。同样的线索,换她来探听,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天的时间才能搜集到全部的信息。

    茜瑶忍不住问起老太太的职业,她实在太好奇了。

    “啊,我啊,就是一个唱戏的,年纪大了,已经下来很多年,后来也就做个舞台表演什么的养家糊口。察言观色我还算可以,算我的老本行。”

    ……这个人设,很耳熟,但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这样说来,老太太的相貌也似曾相识,只是太过遥远,以至于一下子难以联系到对应的人物。

    茜瑶想了一下就放弃了,她真不太擅长记人,这也是为什么打副本到现在,她都是用弹屏给的外号或者自己所观察的特征来指代这些人,人名跟相貌对她来说难以对上号,人名真的很难记。

    之后两人找到扎纸人的,问清楚了的确能做纸猴子,就是价格比她们所以为的更贵。想想也是,在量产称霸市场的现在,手艺活变成了值钱货,无论是木匠还是扎纸人,能手工做出定制物品的收费都不便宜。

    很遗憾,她俩连矿泉水跟打火机都买不起,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于是老太太又带她找上村委会,说服村委会的人同意出钱让扎纸人的做个纸猴子替身。老太太连蒙带吓唬,总算说通了,就是村委会那边不愿出面这个事,这等同宣扬迷信思想,当然不能亲自出面。也就是纸猴子出钱做,但后续解决只能靠她们自己。这也是莫名其妙又失踪一个人,还有鲜血在现场,村委会为了安抚她们两个‘家属’才同意。

    只要钱到位,扎纸人的动作很快,当天就扎出一个纸猴子来,就是还不能当天交付,说这个要晾干才行。

    扎纸人的师傅干活的空档还跟她们聊天,说起这个行业各种事来。

    “我们这行,必须得八字重,一般都是祖传的手艺,很多门道在里面。”

    师傅说道。

    “就好像做这个,不能点眼睛,这叫‘引魂入体’。不点眼睛,它就是个类似人形的玩意儿;点了眼睛,它就是个壳子,很容易招惹东西进去。”

    除此之外,扎纸人也是要依照特定手续,就跟冥钱需要特定程序,打上完整的钢印才能算被‘那边’认可的钱,否则等同烧□□过去,那边是用不了的。但是到了后现代,就连冥钱都是彩色印刷,谁知道那边的世界会不会通货膨胀。

    “就像我们做这个,以前都是用高粱的秸秆跟竹皮,扎架子,再用彩纸糊上去。现在,好么,全都机器印刷,弓藏制作,刷拉拉打印出来的纸板子,送去到丧葬人家里,哪怕没有技术手工用订书机给它按住,硬纸板支棱起来也算个纸扎。比我们这扎的便宜又好看,又不需要技术。管不管用就另说了,就是走个形式。”

    老太太感慨:“但您这儿看样子生意还是可以,可见您的手艺就是这么棒!”

    纸人师傅点头:“那是,总有不想要工厂批量的彩纸,想要更传统像回事的,这现在的念头就不太好找。纸人,说白了就是替身,做的越像才越管用。”

    定做纸人的一般都是饱受骚扰,希望好兄弟能远离自己的人,大部分都是亲朋好友去世,接连着又有什么亲戚或自己生病出点事故什么的,生怕先下去的那个把后面的人带走,才用纸人当做替身,烧了给下面的人希望对方能安心的走。这种多数都是什么,夫妻之中的一个走了,另一个差点被带走啊,或者祖父母去世孙子险些被带走,更有车祸事故之后肇事司机心中不安怕被拉走等等,这一类都是将自己做成替身来顶替自己。

    纸人师傅感慨:“要我说,人死了,真有鬼的存在,我估摸着就算记着阳世间的经历,也记不得那么多。兴许过世的老人只是想亲近孙子,但人鬼殊途,他亲近,他孙子就真要被带走了。”

    老太太想了想,将猴子娶亲的事跟纸人师傅说了一下,纸人师傅是后来才搬到这边的,不是当地人,听说这个怪谈,还有点被吓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