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不能移动——!

    茜瑶突然反应过来,她跟少爷男的夺命狂奔,可能已经吸引到僵尸猴的注意力!

    “不可以移动!”

    她大喊一声,也无法确定奔跑到楼上的少爷男是否听到,自己就趴在地上不再动。

    很黑,太黑了。

    楼道里一点光源都没有,而楼外也漆黑一片,若说楼外如同矿井入口隐约能看出个阴暗的轮廓,楼内就如矿井深底没有一点微光。

    不知怎的,她想起了上次副本的时候,远远望去的那道通往深渊的道路,心口震颤。

    时间仿佛在这黑暗之中被无限拉长,她难以判断过去了多久,猴子有没有追过来。周围实在太黑了,她一动都不敢动,后来干脆闭上了眼。

    睁着眼,跟闭着眼实在没太多差别。

    突然,在宁静之中能听到细碎的声音,像是小动物的脚落在地上爬行,又像是衣物与什么摩擦。

    ……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茜瑶紧紧咬住牙,生怕此时有什么碰到自己,她就会情不自禁叫出声。

    它们是不是已经来了?是不是已经包围了自己?这些她全都一无所知,只期待自己能成为幸存的幸运儿。

    过了许久,声音戛然而止,反倒更令人毛骨悚然——是发现了吗?发现她了?

    她又感到指头被什么东西,很轻微的挂了一下,就像蹭了一下很轻的细线似的奇妙感觉。

    “啪啦啪啦啪啦!”

    混乱又零碎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是离她越来越远,似是往楼上去了。

    茜瑶还是不敢睁眼,她内心祈祷,希望少爷男能好运听到之前她的提醒,千万,千万不要动。

    “啊——!!!啊啊啊!!!!!——!!!!”

    远处传来的刺入骨膜的声音,让她浑身如痉挛一样颤抖,她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泪水就直接的流淌下来。

    那尖叫,撕心裂肺到让人窒息,后面隐约能听到嘶哑的声音,那似乎是,连尖叫都难以发出,痛苦到极限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遭遇这些!我想离开这里,我想活下去,活下去!我不想死!!!

    茜瑶的内心似乎也跟牺牲者一样在如此呐喊,她依然没有睁开眼。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帮助你,对不起!

    就如在海啸台风之中的人,面对滔天灾祸也只能内心祈祷上帝与命运,深陷其中的他们,连自己苟延残喘都困难,又如何有余力尝试拯救他人?

    不是软弱,不是怯懦,而是,实在无能为力。当你连自救的方法都没有的时候,又该如何拯救他人?擅自行动,除了搭上自己之外,不会有其他的结果。

    茜瑶想起了铃兰。

    看起来跟她年龄相仿——哪怕铃兰的实际年龄更大一些,但年龄优势在副本内并不明显,她们从体力上看起来相差无几。在同样的副本之类,铃兰不仅能保护自己,更是一个小团队的核心,不仅因为她对副本跟更了解,更重要的是她能制造出对副本内存在起作用的武器。

    如果是铃兰,遇到这种情况,一定做的比她更好。

    她已经无法自欺欺人说,因为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因为自己太过胆小,所以才无能为力——她明明有着,比铃兰更深厚的灵异类的知识,她本可以,在悲剧发生之前做出准备,可她空有知识却不懂如何应用,遇到了才能想起。

    我……太弱了,我太弱了。

    胆小又怯懦,为什么要到现在才想到?我需要武器跟智慧,我需要力量!

    就算逃避,灾难也不会离去。

    就算害怕,你我都无人拯救。

    我是个胆小鬼,无论经历多少次,都会害怕,都不会习惯,都会像一只溺死的虫子一样颤抖不已。

    但是我……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

    恐惧与执着让她坚持了下去。究竟是何种执着,她也说不上。不是愤怒也不是憎恨,也不是不甘心,她只是,想要活下去!

    漫长的黑暗之中,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分分秒秒的时间在无限拉长,期间自己有没有失去意识也无法判断,醒着与睡着没有了差别,一切都变得暧昧,就连自我意识的存在都有些模糊不清。你分不清,一切究竟是你脑海之中的‘想法’,还是自己实际有做什么动作,身体到底有没有被意识驱使而行动,变成难以确信的事。

    这种暧昧感非常恐怖,你可能连是否活着这件事都忘记,尤其在知道自己可能本就是灵体之后‘存在感’更加难以描述跟界定。一旦自我怀疑,有可能连自己还‘存在’这件事都忘却。

    就在这时候,那种奇妙的感觉再度出现——有什么,很轻的挂了一下她的手指。

    就好像睡着的人被谁轻轻吹口气,突然梦醒一般,她终于惊醒,试着活动了下手指。

    ——能动了!

    我,还活着!

    有了这样的概念之后,她才感到自己真正的活过来了。

    黑暗已过去,天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