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啊——!!!!”

    女生们尖叫起来。

    “别松手!”欧特雅迪大声提醒,“不能中断仪式!”

    如此恐慌之下,没人注意听他说了什么,别说女生,就连那俩男生都忍不住要抽回手了。

    茜瑶吓一跳,内心惊叫——不行!

    她直接扑上去用手按住那两个女生的手,男生那边,对不起,她只有两只手啊!

    幸好直播玩家这边反应也很快,大伟也一手一个按住俩男生的手,这下就有六个人按在占卜板上。

    欧特雅迪连忙提醒:“你们两个也不能松手!”

    两人一听,僵立当场,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发展。

    蝈蝈老师忍不住道:“你们太冲动了。”

    茜瑶都要吓哭了:“我,我也没想到,来不及所以我……”

    为什么自己要作死!但当时的情况如果让他们放开手,一定会发生可怕的事,在这种事件之中违背原先设立的规定绝对是死亡FLAG!

    一直沉默的毒蛇叔冷笑:“既然已经变成这样,看能不能直接问出凶手,利益最大化,拿到通关线索。”

    那意思挺直白的,反正你们已经作过死了,那就继续作吧,别浪费了这次死。

    茜瑶这才想起了,对了,这不是现实世界,而是恐怖直播间,他们每个人都有两条命。

    她忍不住看向本地人,这些人呢?如果他们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只有一条命。毒蛇叔完全没有考虑他们的性命。难道他们不是真人?或者跟他们一样有几条命?但是他们看起来如此真实,他们的恐惧就像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普通人。

    欧特雅迪反对:“我认为现在应该按照仪式结束游戏,立即离开这里!”

    蝈蝈老师道:“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凶手在这里’的回复,如果,那是某人的恶作剧还好说,如果是事实,那么无论占卜板是否真的能通灵,真正的凶手都会怀疑我们知道了真相,杀我们灭口。”

    对本地人说完,蝈蝈老师回头看向几个玩家解释道:“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此次是灵异类还是侦探类。哪怕是灵异类,也可能是以灵异手段找出凶手。我们必须考虑凶手可能是在场人之中的一个这样的情况。不局限于本地人。这样的话,除了几名本地人之中可能存在凶手之外,就是有可能我们之中有玩家有人获得了‘凶手’这一角色的身份。如此一来副本难度不该是6这么低。”

    一直如同事外人,毫无参与感的戴着夸张耳麦的玲玲也开口了。

    “难度指定为6不奇怪,都给了我们可以提问跟确认推理的通灵板,甚至没有询问上限,只是需要提出是非类问题——是这样吗,欧特雅迪,问题是否有数量上限?”

    欧特雅迪头上滴滴哒哒流下汗水:“问题,问题是没有数量限制,但是占卜的女巫的神力有限。”

    玲玲思考片刻:“女巫的角色应该是由推动占卜的占卜者,跟负责询问的欧特雅迪共同担任。你们几个之前询问问题的人有什么感觉,觉得疲惫吗?”

    两男两女见周围人都如此冷静有条理,也跟着冷静下来,七嘴八舌的说明自己的状况,原来他们都觉得有那么点疲惫,但最多是‘稍微有点累’这样的程度,几人还以为是爬山以及听过恐怖故事导致,没有当回事。

    蝈蝈老师反应过来:“提问某种程度影响到占卜者的疲惫度,在他们疲惫到无法进行占卜造成占卜中断之前,必须停止游戏。”

    玲玲很冷静:“推动占卜板的人没问题,就算他们这摊散了,我们也可以结束这摊之后再开一摊,其他人继续。问题在于——了解仪式并能完美重复的,只有欧特雅迪,其他人使用占卜板未必有他这样的效果,我们先默认,欧特雅迪的精神力程度是我们能提问的时间范围。”

    欧特雅迪冷汗,所有人都看着他,让他产生了压力。

    “我……我尽量。”

    他不敢说太满,以前他占卜的时候可从没遇到这样的问题,但以前他用这个,都是跟奶奶一起,说不定奶奶有承受现在他所承受的支付精力的部分,他才没那么疲惫。

    玲玲看一眼蝈蝈老师,意思很明显,让他继续指挥众人。

    蝈蝈老师犹豫一下看看其他人,其他人也等着他的指示,于是他点点头。

    “欧特雅迪,接下来我说什么,你就问什么,这样可以吗?”

    欧特雅迪连忙点头,有人替他承担思考提问什么问题的压力再好不过。

    蝈蝈老师:“你先问问看——凶手还活着吗?”

    这个问题很关键,决定了他们对付的是活人还是死人。

    欧特雅迪似乎也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吞咽了一下,复述了这句话。

    占卜板,动了!

    茜瑶毛骨悚然!实际放在两个女生的手上,明显感觉到女生们其实已经想抽回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