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事,茜瑶还是挺相信,无论在哪里都有法制管理。当然,跟现代社会一样,犯罪无所不在,不是说有警察有法律就能完全杜绝犯罪,但总能起一个惩罚跟监督作用,遇到问题,也有个求救的途径。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他们多想,什么都不清楚,更别提要举报这个直播间。内心有个念头总是好,万一有什么情况跟机会,他们也能反应的过来,及时逃生求救。

    这功夫,去了蓄水池那边的人回来了,脸色都挺不好。

    “什么情况,出了什么事?”

    没过去的人们看情况不对,连忙追问。

    孟小哥跟那几个一起过去的年轻人,七嘴八舌的把情况讲了下。

    原来酒店一般有至少一套,至多两套蓄水系统。一套是必须的,用作消防蓄水。譬如突然失火停电,需要用水,如果你还想用水管里的水,有可能火灾造成停水停电,那水是泵不上来也水量不够。消防蓄水大部分都安置在楼顶,靠自然重力压力可以使用。有的可能考虑设计放在了楼下,那就必定会配备独立电力系统。

    另一套并不是所有的酒店都有,但有的酒店是有的,叫民用蓄水系统。这就是酒店用水了,好处是不用担心停水问题对整个酒店的影响,很多酒店还是会采用这套系统。

    水中有香味,可以判断是民用蓄水系统被加了香料,孟小哥他们先去楼顶确认了下,发现那里只有消防蓄水,于是推测民用蓄水可能被放在地下,就又跑到地下确认了下。

    哪想到,那竟然是个开放性的蓄水池,根本不是密封的。蓄水池不深,自来水也就从池子里过一糟就又流走,其功能看起来就不像是蓄水,而是为了专门添加香料。

    这也能理解,有的高档酒店就这么做,说白了就是为了让酒店显得高档点,或者是为了压住常年没有清洗而结垢的管道里的味道。

    问题是,他们依然没有找到添加香料的管道——是的,一般是专门加一条添加香料的管道到密闭的蓄水系统内,但这里竟然是开放蓄水池。

    几人前后查找,最终想到,是不是蓄水池本身另有玄机?

    结果……

    “呕!”

    说到这里,有个小年轻忍不住反胃想吐,他捂着嘴巴就跑了,另外几个小年轻面露同情,完全能理解他为何做此表现。

    孟小哥也是深吸了好几次气,才最终咬牙说出来。

    “我们在蓄水池正头顶的位置找到了几具悬挂的干尸,还顺着尸体的脚不断滴尸油,我们没敢动,就赶紧跑回来了。”

    这下其他人也都吐了。

    大家都用的酒店里的水,这水还有香味,谁能想到它这么不干净!

    茜瑶也觉得反胃,但大约没亲眼看到,冲击还不算太大。只见弹屏一片哇哦,显然也被这发展给惊到了。

    【我擦我艹,我刚才跟蓄水池那波人的直播间了,我以后还敢不敢喝酒店里的直饮水了!】

    【太震惊了,头一次看到把尸蜡用在如此有想象力的地方!】

    这时候小唯开口了:“那可能是尸腊——我的弹屏这么说。一般在潮湿环境,特定的温度与环境下,人体内脂肪产生皂化反应会形成尸蜡。你们看到的也不是尸油,可能是皂化反应后的物质,或者是潮湿的水汽溶解了一些皂化部分。”

    这听起来更恶心了,刚才没吐的那些人包括茜瑶,也连忙跑去洗手间干呕不已。

    孟小哥打个冷颤,忍不住道:“你还真大胆,小唯。”

    小唯干涩的回答:“换做你,死掉一次,也会觉得生命失去真实感。”

    孟小哥听着心中怜悯,小唯死过一次,也难怪如此。人会觉得恶心跟恐惧,都是求生的一种证明,会害怕,就是因为怕死。小唯恐怕就是死过一次之后,过了那个劲了,害怕归害怕,承受力却比他们这些大人强。

    这事发生了,大家都再不敢用酒店里的自来水,开始疯狂搜集酒店里的矿泉水。幸好这酒店矿泉水足够多,也够他们喝了之余用来洗手什么的,就是洗澡就要委屈大家了。

    谁都不想用滴了尸油的水洗澡,也幸好十天已经过去一大半,忍一忍不洗澡也还能行。

    茜瑶已经吓得要命,集体活动结束后她就躲在房间里,可恶的是弹屏对此事兴致勃勃,不断讨论蓄水池那边的事。

    最可恶的是,她怕错过重要信息,又不能屏蔽弹屏!本来她已经很胆小,很多地方没有自己去探查,也唯有从看了其他直播的弹屏们这里获得情报,因此她再害怕也不能关弹屏。

    【嘿,你们说这里是不是致敬《香水》啊?】

    有个弹屏飘过。

    【《香水》?啊啊啊!那个香水吗!】

    ……?什么香水?

    茜瑶耐心看弹屏们的讨论,才知道,有名德国作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曾写过一篇小说叫《香水》,其中就提到,杀害少女并从尸体上提取体香,这样的桥段。弹屏没有细说这个故事,互相安利说让大家回去看,现在剧透就没意思了。

    茜瑶:……并不想看,我其实想看你剧透啊!

    茜瑶想,说不定小唯知道这故事。突然她发觉,自己不知觉间很依赖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顿时有点愧疚。本来应该是他们这些年长的保护未成年才对,现在却是反过来。

    然后弹屏们又话题跑偏,开始抨击这所酒店违反食品卫生法。

    茜瑶:……

    果然这些弹屏是哪儿看哪儿不对,这是食品卫生——啊啊啊啊啊!!!!

    想到为何在这个地方提‘食品卫生’,茜瑶就又不好了,她看那些弹屏,简直就像看一个个鬼魅在飘动,随时都能跳下来把她一口嚼碎吃了。于是她钻到被子里蒙住头,不敢再看弹屏了。

    这么一整,就又怕又疲惫,隐隐约约要睡着。

    “砰!”

    厕所门的响声把她惊醒,茜瑶一下想起来,自己今天去厕所吐完了之后,竟然随手把门关上了!

    对,之前他们发现敲门都发生在门关上的房间,有的人尝试了下打开门,发现就没有敲门的问题。虽然这样也挺恐怖……之前敲门的东西,是不是你打开门之后能在屋内随便走了?但听不到敲门声总能安静睡一会儿,大部分人还是选择打开门。

    茜瑶这也是今天吓过头,一下子给忘记,吐完之后就又随手关门了。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