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国外是不是要办居住证。

    哦呵,怪不得前面人用的是彩色钞票,是不是外币啊!这是不是给归国人员办居住证的?

    马大叔向到前面问问情况,但前面人太多了,而且大家都很有秩序排队,他也不好插队。于是他大喊了一句——

    “你们收人民币吗?”

    这一句话,息壤的人群突然寂静,包括那个办公的小伙子在内,所有人突然同时看向他,面无表情盯着他!

    马大叔一愣,随即毛骨悚然。

    他这才注意到,那个办事人员小伙子的确坐的是办公桌,用的是电脑打印机,可办公桌跟打印机,都在一个白色的棚子下面。一开始他没多想,你知道,临时取快递的地方不也这么搭一个临时的棚子怕淋雨吗?但是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跟方方正正的快递棚子不一样,这是个尖顶的白帆布棚子……这,是个,简易的灵棚!

    他这么一惊,一下子睁开眼醒了,从床上坐起来大喘气半天才换缓过来。哎呦我天,他明明之前盖着被子,不知道怎么的,脖子以下整个身体冰叭凉,凉的他心脏都有点疼。他赶紧爬起来泡了个热水澡,才缓过来劲。

    就这,第二天还是有点感冒,幸好泡了个澡了,不然感冒的更严重。

    他觉得这事有点邪乎,于是给自己老婆讲了。

    他老婆听完之后脸都发白了,跟他说,你梦到了?我也梦到了!

    不过他老婆没梦到人口普查,而是梦到好像是警察之类的办事人员过来,跟她将说要她配合调查。然后周围人都躲远远的,好像挺怕这些看似是警察的同志。

    同志们倒是挺好的,也没把她铐起来或者强制她之类,就是告诉她要配合。但是那感觉挺肃穆,前后都有人跟着,很像抓逃犯的那种架势。

    她想着,反正我堂堂正正做人从没犯过法,走一趟又没什么,看看是什么事。

    等过去之后,是个小屋,里面就一个桌子,让她坐下问她话。

    你猜怎么着?问的就是马大叔那个同学的事!说这个人是不是XXXX怎么怎么样。

    XXX部分是什么,马大嫂醒来就不记得了,反正好像提到她从没听说过的人,那事反正她也没听说过。

    于是马大嫂直接回答:“我不知道。这人之前叫我家老伴做总监,我们跟他不熟就拒绝了,你说那些我都不知道。”

    办案人员挺客气的,又问了一些问题,理所当然,马大嫂也都没记住,反正她都不知道。

    然后人家就把她送回去了。

    本来,马大嫂没把这梦当回事,她之前就担心那个同学的公司有问题,想着自己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现在,一听马大叔说这个什么居住证,什么花花的票子,顿时毛骨悚然。

    “我觉得该不会有事吧?”

    马大叔现在也缓过劲了,然后噗嗤一笑:“我要办下那居住证可能就有事了,现在估计没事。”

    马大嫂气得捶他一下:“你这死老头子!”

    两人都没把这当一回事,之后,又过了整整半年多吧,就差那么几个月一年的时间,突然听说,纪检委查什么案子,涉及到的几个人死了,然后跟着资金链顺藤摸瓜到这个同学,把他给抓起来了。

    具体是什么案子,为什么把这人抓起来,咱们一概不知。只知道死掉的是涉及政务部门的一些人。你也知道,大部分的贪污啊犯罪啊,都是跟内部的蛀虫有关系,这很多时候大头的跑掉,把知情的小头害死,让他抗罪名或者为了让线索断掉。总之这事出人命,所以查的很彻底,就把这个人相关的所有资金链都查了个遍,可能同学开的这家公司曾经因为什么原因给人送过钱吧,一查出来就一起带走了。

    这事一出,马大叔跟马大嫂可是一阵后怕,这差点就把他们也坑进去了。哟嘿,再一想之前的那个梦,竟似有所关联!

    现在他们也不敢多问,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老家的人都说,哪怕知道这事也不能乱宣扬。所以这事,你听过,心里有数就好。

    这故事听来可怕的原因是,他不是什么远方的谁家的传说,而就是你身边,你邻居亲身经历的故事。听了这事,你就会产生——原来牛头马面什么的,真的都是老黄历了,现在无论哪一边,都是现代化办公,联合抓捕呢!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