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全国上下都普法,并非开玩笑的说法。那些牛头马面之类的,真的是老黄历了。

    怎么,茜瑶?你不相信?知道邻居家的马大叔吗?我告诉你一个关于他的,真实的故事。

    话说马大叔你也知道,儿子在国外读书,每年总出国个一两次看儿子,他家算不上特别有钱,能供儿子出去还是因为他儿子有出息,成绩特别的好,再加上他把老家的房子卖了,付了第一年的学费,后几年他儿子都是一边靠奖学金,一边靠自己打工赚所有的生活费。

    马大叔心疼儿子啊,想着自己能多弄些钱,多少就能分担一些儿子的生活费,省的他这么辛苦。于是他一边搞投资,一边打听还有什么赚钱的门路。

    正好也敲了,马大叔的同学开公司,说希望能让他挂名一个总监,每个月给他工资。这多好的事,什么都不用干,就用一下你的名字,就有钱拿,马大叔当然就心动了。但这个公司总监具体是个干什么的他也不懂,于是跟老婆商量了下,看到底要不要做。

    马大嫂是个有心眼的,心里琢磨着,这世上的便宜不好占,再好的朋友能白给你钱啦?尤其这个同学,多年未见,也算不得一个很亲密的好友,不算知根知底。于是马大嫂托人问了一下,人家告诉她,现在这个公司吧要求至少一个法人一个总监,而且两个不能是同一个人,这是成立公司的基本要求。有的皮包公司,就一个人开的,太小了,但是没总监也不行,不然开不了,于是很多人都找熟人挂一下名,还算正常。

    但是这位同志提了个醒,哪怕挂名,你也是个总监了,公司的东西你不能完全不管。不然,出问题找你,一问三不知,你是总监了个什么劲?如果你没拿工资,有可能还有机会说清楚,让人相信你真啥都不知道。已经拿了工资,就代表你跟公司签合同了,对公司有义务。这样一来,公司出问题当然要你负责。

    马大嫂跟马大叔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推掉这个好条件。一来嘛,跟这同学真的不太熟,搞不清他是葫芦里卖什么药。现在的年头总有个亲朋好友的,为什么这人不让熟人亲戚挂名,跑来找他这个不搭噶的你说是吧?二来,马大叔是真不懂什么公司管理什么的,哪怕你要他问公司情况,他也不知道问什么问题。不是那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宁可错过不可急病乱投医。

    于是这笔好入口袋的钱就被胆小的夫妻俩给推拒了,俩人推了之后,心里还反复琢磨这个钱,真的挺可惜的,白拿啊!你竟然不要,只能怪咱太胆小。

    结果还别说,正好行情不错的时候出了个利好消息,股票涨了!马大叔赶紧拿赚了的钱买了个房,这算固定资产,然后出租出去,这算有房租收入,再加上自己平日的积累跟工资,总算不再那么紧凑。

    结果年前的时候,也就是春节之前的日子,这段时间别说挺邪庆,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准备过年,天寒地冻人又忙活,病倒受伤的人都不少。

    马大叔也忙里忙外的,晚上一倒头就睡。

    结果他突然觉得好冷,就是那冷风嗖嗖的吹透心那种凉。

    他想,怎么这么冷啊?于是一睁眼,发现自己站在街道上。

    这街道还跟以往印象中灯火通明的街道不一样,特别寒冷,而且没有光。奇怪的是他依然能看清四周,就那么一条路蜿蜒向远方,如同延伸到大山里似的。当然这里没有山,只是个形容,总之就是很长很曲折一条路。

    路上还不少人排队走,你别说,这些人排队的目的地那边,倒是有点光亮。

    马大叔一时好奇,跟着这帮人走了一段,到跟前他终于能看到他们目的地那边的光亮是什么了。

    那是一张再简洁不过的办公桌。

    坐飞机的时候走过安检吧,就是那种桌,一看就是政府部门办公用的,还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小伙子在认真处理工作,桌上还有一台很像快速打印机的东西,大约也有摄像头,离得有点远看不太清。

    马大叔看到有人过去,跟办公的小伙子说两句,拿出一些彩色的钞票,然后小伙子询问记录了一下,就用那台机器打出个卡给他拿走,那人就走了。

    马大叔忍不住问他身旁的人:“哎呦,那是在干嘛,排队是干嘛呢?”

    被他问的那男人回答:“清点人口,办居住证。”

    一说居住证,这大家都耳熟能详。

    马大叔不知道怎么的,没有想起他自己是常住户口不需要居住证,他一个联想到的是自己的儿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