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个弹屏回来了,貌似成了茜瑶的粉丝,还给她起了个外号,说她是胆小姐姐真的很能苟。一大串弹屏飘起,什么【苟的对,苟的好】,【小姐姐苟到最后应有尽有】,尽是嘲笑她胆小的。

    也有好心眼的弹屏,稍微跟她解释了下情况,原来凌晨两三点左右的时候,节目就又开了,但是谁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着直播看,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怎么回事。不过早上的时候,发现尸体的那人叫人过来,那帮人看过尸体之后,又查看了试睡录像——是的,虽然没看到主机,但屏幕可以操控查看历史录像内容,从录像里看,一开始跟大妈说的一样,屋里出问题,她就去别屋睡了。

    万万没想到,这个摄像头拿到别的房间不管用。

    没错,就这么离谱,明明房间跟房间距离也没隔多远,但就是不起作用。

    这个死亡原因,就很难推断了,很可能是她在水管发出声音的时候开了浴室门,不知道放出来个什么水鬼之类把她弄死了,也可能是她违背了试睡员的工作,没有在规定房间录像试睡。总之是死了,谁干的也不知道。

    弹屏们那个心痒难耐啊,他们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又过了一会儿,有弹屏到别的直播窗口打听,正好有某个弹屏竟然设定了提醒功能,晚上一开直播就爬起来看了,据那个弹屏说,就看到大妈半夜自己爬起来跑浴室,就跟梦游似的,之后再也没出来,真是急死弹屏了。

    一群弹屏再次吐槽了一下跟拍视角的不专业,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估计是因为严打吧,恐怖直播间也不能直播太过暴力可怕的画面。

    茜瑶:——都死人了,还不暴力血腥?!

    大妈死了之后,更离谱的事发生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妈又出现了!所有人吓得饭都吐出来了。

    大妈铁青着脸表示不知道是谁那么贱,半夜她去厕所,上来就有个湿漉漉的手把她脑袋按在便池里。别被她逮到是谁,那丫死定了!

    显然大妈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一次,她以为自己只是昏迷了一小下,别人也不敢提醒她。但是这回大家终于对所谓的‘三条命’是什么意思心中有数了。那可是真的命,全用掉,就真没命了。

    出了这么大事,一时间孟小哥被众人围堵,大家七嘴八舌,忙的他焦头烂额。茜瑶跟小唯先碰了个头,交换了下昨晚的情报。

    跟茜瑶不同,小唯弹屏数量还是挺多,他上一局其实都快出去了的时候,被机关干掉出局,弹屏们都觉得可惜。弹屏们还是挺喜欢这个年龄小却头脑聪明的小机灵鬼,所以这局他这些弹屏们帮他四处搜集了很多情报。

    “多人局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直播窗口,分别按照我们手上的ID编号作为分窗口名,观众们可以选择看其中某几人的,或者一个人的直播,能看多人直播的似乎只有VIP观众。”

    小唯将自己获得的情报告诉茜瑶。

    “昨天一共有四个人的房间出现问题,包括你跟那个死掉一条命的大妈,剩下的两人也听到浴室有声音,索性完全不去理会,也没有发生任何事。”

    ……看来不理会是正确的,茜瑶忍不住庆幸。

    “共同特点是夜晚没有关浴室门,而没有理会的另外两人,打开浴室门之后,一个人的浴室吹风筒被泡在浴池里了,另一个人的剃胡刀割破了他所有的浴巾跟毛巾。”

    茜瑶忍不住摇头:“我、我还没开我浴室门!”

    小唯停顿一下,轻声道:“那就等一下跟孟小哥说一声,让他带我们一起看看。”

    茜瑶连连点头。

    小唯继续道:“我想你之前讲的那个故事很关键,从现在的情况……我是指现在的情况来推断,我们必须遵守的规则,就是必须完成试睡工作,在试睡的时候打开摄像头,试睡期间不能离开跑到别的房间。另一条隐性规则是,无论浴室出现什么动静,都不能主动去打开门。三条命,其实是给我们用来适应学习规则的,只要在服从规则的范围内行动,应该暂时安全。”

    茜瑶忍不住喃喃自语:“暂时……是说很快会出问题吗?”

    小唯摇头:“我不知道,我只能根据我知道的情况推断。我说暂时,是因为……试睡员的工作,最后是要交报告的不是吗?就好像你的故事里的郭姐,她交的报告就有提到风水局,却没有解释房屋的凶宅怎样化解,这样等同没有完成试睡工作。我推测,只是推测,我们想通关这个多人局,不仅要查出这所楼的背景,还要调查出来破解的方法。我们能不能破解不是重点,重点在最终提供的试睡报告上必须说明如何破解。”

    如果从游戏的角度来考虑,这个多人局其实并不难破,重点是人多,每个人还三条命,规则很容易就能试探出来,之后发动人海战术,仗着命多可以多刷一下,很快就能刷出个解决方法。

    但现实又不是游戏,谁愿意被无辜的牺牲掉?哪怕知道有三条命,少一条就是少一次机会,没人愿意为了通关去死,哪怕是能复活的死法。

    茜瑶也告诉了小唯自己了解的情报跟推测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