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qian)瑶是一个胆子很小的女孩子。

    就是那种,小的时候站在板凳上,都不敢自己爬下来的类型。跟个小兔子一样,天生就比较胆小。

    她有一个姐姐,还有两个表哥。她的年龄最小,跟哥哥姐姐们差了好几岁。因此大部分时候都是哥哥姐姐们一起玩儿,把她丢开一个人很寂寞。

    没办法,年龄不同的孩子,感兴趣的事情不一样,玩也不容易玩到一起。

    她唯一能够加入哥哥姐姐们的时候,就是听姐姐讲故事。

    姐姐一般讲的都是恐怖故事。有的是灵异的,有的是侦探的,总之听起来似乎就是平常生活中的故事,但越是听到后面,越是细思恐极。

    小茜瑶非常的害怕,但这又是唯一她能跟哥哥姐姐们一起玩耍的时候,所以再害怕她也要跟他们待在一起,大不了吓得不行的时候捂住耳朵。

    这就导致很多时候这些故事有可能她只听了前面后面或者中间的一点,并没有听完整。结果反倒更令人害怕了。

    最可怕的一点是,姐姐的很多故事当时听来有些莫名其妙,像是奇思妙想的幻想一般。但是又过很多年后,回味起来又是一阵毛骨悚然,冰冷入骨,甚至比小时候听的时候还可怕。

    就好比……在她小的时候,姐姐就讲过一个有关恐怖直播间的故事。但是那时候直播并不盛行,所以这个故事听起来颇有一种科幻的味道。又过了好多年直播盛行的时候,你再回想这个故事,就会有些森森然的感觉。

    茜瑶从不敢询问姐姐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因为姐姐的性格太恶劣了,就是喜欢吓她。

    譬如很可能会说:“这都是我梦到的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过了几年就出现了同样的东西哦?”

    ——她宁可认为这些故事都是编的!

    姐姐的故事简直是贯穿她整个童年的心理阴影。那些说听多了就会习惯的人,是没有亲耳听她讲过。姐姐的故事太过有渲染力,哪怕是听过的人复述起来,也没有那种亲临现场的感觉了。

    恐怖直播间的故事就是那些小时候她听过的故事之一。那个时候还没有直播间,所以整个故事听起来更加灵异。

    “你知道电视直播吗?就是实际演什么直接播放出来,让大家看能够同步收看到。”

    姐姐当时这样给他们讲。

    “曾经有一次,晚上我睡不着觉,跑到客厅偷偷开灯想看漫画,没想到我来到客厅,电视竟然是开着的。”

    这种事情并不常见,那个时候电视也算是一项值钱的大家电,而电费对平常家庭来说自然也需要注意节俭。不要说晚上开电视了,就连白天开电视的时间大人有的时候都要限制,每次回家非要摸了电视机,确认不烫,说明小孩子没有偷看电视太长时间才行。

    因此大人睡觉之前都一定会关好电视,忘关电视这种事不太可能发生。

    姐姐讲到这里的时候,表哥忍不住说话了。

    “是不是跳频之类的我其实也不清楚,但是以前听说过偶尔会发生这种现象,好像跟电视机的原理有什么关系。”

    反正他们也不懂,点点头表示就当它是科学现象,我们继续往下听。

    姐姐继续讲下去。

    “这个时候电视里竟然在播节目,虽然没有声音,但看起来像是动作片的样子,我就忍不住裹了个被子开始看。”

    这点也不奇怪,哪怕节目频道很少,偶尔还是会有一两个频道半夜三更播剧的,谁知道他们是播给谁看的。

    “我不敢放出声来,怕吵醒爸爸妈妈。只能根据画面来推断剧情。”

    姐姐开始讲述她看到画面里的情节。

    整体看起来像是综艺节目一样,所以一开始是好几个人参与节目,然后参加者们开始行动。后续的发展又从真人秀演变到灵异恐怖事件,这开始让姐姐怀疑这不是真人秀,而是一个电视剧。

    最让人奇怪的是跟常规的电视剧不同,字幕不是在下面,而是充斥整个电视屏幕。就好像不同的人在同时发言,而这些发言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

    当然那个年代是没有弹屏这一说的。所以这现象在当时看起来的确是有些恐怖。

    这要是一般人早吓得瑟瑟发抖了。但姐姐就不是那个一般人,她觉得这个节目挺新颖,甚至开始通过那些弹屏内容来推断剧情。

    从弹屏看来,这好像是一个直播间,所录制的画像都是实时播放的,弹屏也是同时打上去的。当然在姐姐看来,这些都是电视剧情设定。

    直播间里的人正在进行一个副本,不知道什么是副本的意思,根据前后推测来看,应该讲的是故事背景跟剧情吧。总之直播间的人需要完成这个故事的主线,就跟打游戏通关一样。故事有可能是侦探的,也有可能是灵异的,总之就是比较吓人。

    跟游戏一样,在这个副本里把命用掉之后就会被踢出游戏。被踢出的惩罚是怎样没有人说,但从各个参与者们极为恐慌的表情来看,大家都想留在这个游戏。

章节目录

给她讲的99个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蓝珑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珑琼并收藏给她讲的99个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