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这样不友善,陆坤露出个觉得有趣的表情“何必着急,等你上了大学,会遇见更好的……那些小姑娘和你年龄也相当。”

    谢云觉得这话听着就很不中听,什么叫“年龄相当”,意思是在陆叔叔看来,他和她还真就是一个年龄层的?不要脸啊?

    很克制地礼貌推开了陆坤拦在他们面前的手,陆鸾说“大学生好,你自己去找。”

    口气相当不训。

    陆坤还拦着不想让他走。

    陆鸾就烦了,眉头一皱,就拎着谢云要出去,他再拦,他就直接动手了――

    也没怎么过分,就是扣着中年男人的手腕反手一拧,在他因为吃痛弯腰的同一秒提膝,膝盖不轻不重地撞到他的肚子上,手再一翻,便将人扔回了沙发上。

    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丝毫犹豫。

    陆坤倒在沙发上,手腕和肚子都痛,但是他知道陆鸾没真用狠劲,就是放倒了他而已……

    另外也使他男性尊严扫地。

    陆大佬年轻的时候也当回在街头瞎混的野狗,知道年轻气盛是个什么样,而今晚说到底海市他理亏,人家干柴烈火谈恋爱,他去挖墙脚。

    虽然是破天荒地看似失败了。

    这么想着,陆坤垂了垂眼,心里也有些恼怒,抬脚踹了陆鸾一脚,后者没躲,硬生生挨了他这一下。

    然后抬手拍拍西装裤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这就扯平了,下次别来招惹我的人,否则还揍你。”

    陆坤坐在沙发上,笑了笑,笑意没达眼底。

    坐起来,不看陆鸾,反而看向谢云“刚才说的都奏效,你考虑好了随时可以给我电话。”

    这次不用谢云绞尽脑汁回答他。

    因为陆鸾先一步将那盘水果一个不差地掀到了陆坤的脸上。

    被陆鸾拖到走廊上,往外走时,她都能感觉到陆小阿弟脚底下在冒火。

    她被他带着七乖八拐就到了个没人的地方,没有服务生,灯光都显得不太明亮,她就问了句“带我去哪?”

    话一刚落,就被小崽子摁墙上了。

    厚重的窗帘里没多少灰,他将她压入窗帘纠结着缠上来,轻车熟路地覆上她的唇,舌尖没怎么费力便钻进来,勾住她的舌尖……

    在她发出一声叹息放松的同时,单手勾着她的腰死死地压入他怀中,他惩罚似的狠狠咬了口她的唇,有些恨地问“你是真的没有心?那个老头这么对你,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浑身冒着的气压太危险了。

    谢云正经地说“他这也算是承认了我的魅力……”

    危险的气氛变成了杀人的前奏。

    谢云没崩住,笑了,不在同他开玩笑的,而是主动揽过了他的脑袋,吻住他――

    生气吗?

    自然是生气的。

    陆坤将她看做是可以用金钱或者权势来丈量的物件,尽管她知道在他看来或许不是随便勾勾手便能上钩的廉价货,但物件总归是物件。

    谢云不缺钱。

    她只是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只愿意做一个衣食无忧的守法公民,一辈子又能花多少钱,需要攀附多少权贵?

    陆坤能给的很多,但是不能打动她。

    她知道在这些真正祖上三辈一路都有钱下来的人眼里,他们这些人半路白手起家的叫暴发户,这些人不太看的起他们,也不愿意自己的后代与他们有什么正儿八经的联姻……

    他还觉得她年纪大,是在糟蹋他儿子呢。

    所以生气啊。

    怎么可能,不生气。

    女人的舌尖好像还带着外面甜品台摆放着的小点心的香甜,一般来的富家千金要么是减肥要么是为了矜持,不太有人敢动那些东西,所以那请了江市最顶级烘焙工作室做的甜品,每一样都多多少少进了她的肚子……

    如今那甜味再由她的舌尖最终传递给了宴会的主角,也算皇天不负有心人。

    谢云捧着陆鸾的脸,舌尖湿滑扫过他口腔里的每一处。

    两个人的主动权瞬间交换,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将小阿弟调转了个面压入窗帘里,巨大的落地窗,几米高窗帘因为他们两的拉扯发出不堪负重的声音――

    陆鸾被她压着动弹不得,也不想动弹,只是含糊地说“窗帘要塌坏了。”

    她趴在他耳边呵出一股潮热的气,笑着说“有什么关系,姐姐赔的起。”

    那热在耳垂扩散升腾,陆鸾呼吸的节奏就乱掉了。

    她今晚精心做过的头发有一丝丝的凌乱。

    口红也花了。

    她怀揣着恶意的心情,只认为自己坚守的道德节操在眼前小孩的亲爹眼里不值一提,他认为她充满了目的,蓄意勾引……

    她很冤枉,所以觉得有点委屈。

    有些冰凉的双手拽着他的胳膊,顺着他包裹在西装下的肌肉曲线下滑,“我收回以前的夸奖,”她说,“现在我突然就觉得,你穿正装,不如穿校服好看了。”

    她说着,叼住了他的喉结。

    听见他呼吸瞬间变重,她的唇角便翘起来了,这么近的距离,胸腔里有力跳动的心脏和热度根本隐藏不住,她的手从他手臂上挪开,落在了他裤子上。

    指尖立起,划过剪裁合身的西装布料。

    “阿鸾,”她从下而上地抬头望着他,“你阿爸觉得我这样哄骗高中生不道德,我便突然确实不想讲道德了。”

    被她握在手里的一瞬间,他硬成一块铁。

    陆鸾这才知道,谢云确实是生气了,而且怒火冲天。

    但他不在意这些了,现在他就想谢谢陆坤,什么公司股票啊掌管权啊盛大又有排面的成年礼,都是扯谈,就现在是真的。

    惊喜就是他妈来的那么突然。

    ……

    谢谢爸爸,这成人礼是真的爱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