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这关系到你的生死吧?”

    “想必你也知道,这关系到你所有亲人的生死吧?”

    一间暗室灯光很是阴暗,何广义带着和煦的笑容,说话的声音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坐在何广义对面的汉子,面色惨白双眼都是红的。这汉子正是因为抢劫扬州驿一案扯出白莲教的主犯,张孝国。

    在何广义接到圣旨快马朝西安来的时候,京城中的锦衣卫也押送着他,来到西安与何广义会合。

    张孝国看着眼前这位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只觉得浑身战栗。因为对方那双眼睛,和刑部那些人是天差地别。刑部的官员们,是狠在表面,最多无非就是要人命那一套。

    而何广义,能让他生不如死,让他认识的所有人都声部如此。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了吗?”暗室中只有数人,寂静无声,何广义再次低声道。

    “小人明白!”张孝国的声音沙哑。

    听到这个回答,何广义笑了,慢慢的喝着茶,“你看,你的名字中带着孝国的字样,这就证明你的亲长对你有很高的希望。你能顾及你亲属的生死,也证明你从本质上来讲,不是个无可救药的人!”

    说着,何广义亲手给对方倒了一杯茶,继续说道,“好好配合,好好做事!”

    张孝国猛的抬头,眼珠充血,“您真的,能?”

    他在京城的时候,尚且有侥幸的想法。可他出京之时在押送的马车中,亲眼看到了他张家大小亲族五十六人,甚至包括他儿时的伙伴还有邻居等,都被锦衣卫押送进京。

    他知道那是锦衣卫故意让他看到的,他所坐的马车和亲人的队伍擦肩而过。其中有白发苍苍的双眼,有挺着大肚子的亲妹子,还有嫂子,弟妹,舅舅,叔叔。

    亲人们没看到他,他却清晰的看到了亲人们的哭嚎,听到了锦衣卫番子狰狞的笑声。

    押送他的锦衣卫告诉他,不怕他不配合也不怕他跑。

    只要他张孝国不让锦衣卫满意,那这些人所有的苦难,都是因你张孝国而死。

    他是白莲教不假,可他不是忠实的白莲信徒,更做不到六亲不认。

    “能!”何广义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轻柔的拍着张孝国的手背,“你帮朝廷做事,就是迷途知返。对迷途知返的人,朝廷一向宽厚。你的家眷在京城中,现在只是关着,半点罪都没受。”

    “不过,我要明直着告诉你,他们将来要遭遇什么,是好是坏,都取决于你!”

    “你做好了,他们好!”

    “你不好,他们也不好!”

    “我们是锦衣卫,不是刑部那些窝囊废。”

    说着,何广义的笑容变得阴恻起来,“孝国兄弟,你帮着朝廷做事就是我们自己人。堂堂男子汉,当为天子鹰犬!”

    “跟着朝廷有荣华富贵,光宗耀祖。而跟着白莲教,不但要掉脑袋,还要株连九族。这个账,你应该会算!”

    “我可以对你保证,只要你做得好,帮着我们抓获了白莲的妖人,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的自己人!”

    忽然,张孝国的表情定格,眼神有些不可思议。

    “我从不骗人!”何广义笑道,“你做得好,过去的事完全既往不咎。朝廷还会给你一官半职,以后你就是官了,你就是人上人。”

    “你喜欢做官吗?你喜欢权力吗?你喜欢金钱,喜欢女人吗?喜欢,掌握别人的生死吗?”

    张孝国的表情,继续定格。

    他本想着最好的结果就是免除家人的灾难,却没想到面前这个人,居然许诺了他这么多。

    若是有官做,傻子才信白莲教啊!

    他以前是衙门里的弓手,自然知道官老爷的威风和权力。莫说那些官老爷,就是以前他穿着衙门的公服,即便他不是官府正式承认的吏,可他也能横行乡野。

    只要他穿着公服,吃饭可以不给钱,嫖女人可以不给钱,干什么都可以不给钱,而且还可以拿钱。

    若他真的成了官?

    “兄弟,你的未来都在你自己的手中!”何广义继续笑道,“是做人上人,还是连鬼都做不成,都在于你自己决定!”

    说着,何广义的身体往后靠了靠,“

章节目录

我祖父是朱元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浩朱允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浩朱允熥并收藏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