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脸通红的男童盘腿坐在池水里,池水咕噜咕噜地翻滚出泡。

    池底很浅,只到男童腰间的位置,池水清澈,能看见下面用朱红颜色刻画着狰狞图案。

    男童坐在中间,仿佛是要被那狰狞的画面吞噬进去。

    而再细看,会发现男童的脚踝是用铁链锁住的,铁链贴着池底,延伸到边缘,埋进了最底下。

    这画面怎么看都透着邪性。

    连烬雪坐在池边,平静无波地看着池子里的男童。

    有仪垂首立在一旁,没看池子里,也没看连烬雪。

    连烬雪从袖子里摸出匕首,递给有仪,不用说什么,有仪拿过匕首,踩进池子里,朝着男童走过去。

    他蹲到男童面前,拿起男童的手,划破他手指,开始放血。

    血滴落在池子里,很快就洇红男童身前的池水。池水微微晃动,隐隐有淡淡的浅金折射出来。

    “见金了。”有仪回头对连烬雪道。

    连烬雪还是那淡淡的态度,‘嗯’了一声,没了后续。

    有仪按住男童手指止血,又摸出一颗丹药塞进男童嘴里。

    …

    灵琼本想趁着过去了,找找自家崽子是不是真的藏了孩子炼丹。

    可惜什么都没找到。

    反而遇上有人来杀自己崽子……

    最关键是自家崽子好像还不是很在意。

    不得了啊。

    无端城里的孩子依然有失踪的,不管把孩子藏得多好,最后都会莫名其妙不见。

    城里的奇人异事也不少,可没一个能查出个所以然来。

    反倒是怀疑连烬雪干这事的人,越来越多。

    灵琼出府就发现有不少人藏在无相府附近,估计是在盯梢。

    灵琼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她家崽,就不敢随便立flag了,装作没看见,大步往正街的方向去。

    赚钱迫在眉睫啊!

    吞金兽真的是好难养。

    灵琼没打算理会那些蹲点的人,没想到他们会跟上来,打算欺负一下她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

    “你们想干什么?”灵琼把人引起偏僻的巷子里,眉眼间带着几分笑意,并不见害怕,“这么跟着我一个小姑娘,合适吗?”

    跟上来的三个人对视几眼,其中一个吊梢眼质问:“你是连烬雪什么人!”

    灵琼无辜摊开手:“没什么关系呀。”

    吊梢眼冷嗤:“没什么关系,你从无相府出来?我们都看见好几次了,你住在无相府里!”

    无相府那边,一般只有去求丹药的人。

    可无相府从不留客人过夜。

    能随意在府上出入的,必然是和连烬雪有关系的人。

    灵琼不解:“我住在无相府,就得和连烬雪有什么关系吗?”

    吊梢眼:“没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住在无相府?”

    灵琼眨巴下眼,嘟嚷一声,“我倒是想和他有点关系,可人家也不要我啊。”

    “你说什么?”

    灵琼挤出微笑,“我说这位大哥,我住哪儿关你什么事啊?”

    吊梢眼:“你住在无相府,就关我们的事。”

    灵琼好奇一般,顺着他们的话接:“哦……什么事?”

    吊梢眼看下身边的人,仿佛壮胆了一般,“连烬雪

章节目录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墨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泠并收藏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