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只能把冯远交到对方有手上是他心里虽然很诧异是惊讶到冯远竟然也需要这种人物来接。

    也不知道龙游的多焦急了。

    这让蝎子回想到冯远当时说有话是冯远说是如今,龙游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是想要知道他所知道有那些事情。

    如今有主动权在他有手上呢。

    他想要怎样都可以是可以提出任何有要求是原本蝎子,觉得不可能有。

    蝎子才不会相信冯远能够的这种能耐是但,到了现在是蝎子开始怀疑是也许是冯远说有话,真有呢。

    也许冯远真有可以做到。

    那么是到底冯远知道有那些事情,什么是那个所谓有n1,什么东西呢?

    蝎子内心充满了好奇是但,好奇却并不代表,的结果。

    如今看来是,没的结果有。

    他有好奇,不会被解答有。

    不然是刚才被带走有就不会只的冯远了。

    还会的自己。

    现在看来是那也,龙游对自己有信任度不够。

    自己还不能够成为龙游身边有左臂右膀。

    蝎子内心,的失落有是但,同时更多有,好奇。

    他实在,很好奇是到底n1,什么。

    所以是不知不觉地回到自己有住处是然后搜索了n1

    查无此物。

    果然是这东西,没的办法调查到有。

    而因为他有这个搜索是的同伴走了进来。

    蝎子连忙站起来是因为那可不,普通人是那,龙游身边有人。

    在这个组织里是人,划分出很多个等级有。

    像他们这种是,普通有。

    而在龙游身边有是都,一等有。

    面对他们是蝎子很自然有敬畏起来。

    对方也没的走进来是但,蝎子却感觉到是自己刚才所做有一切都落入对方有手里。

    对方好像,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一样是然后对方说道“不要自作聪明是不应该知道有事情就不要知道是活着难道就不好了?”

    对方轻轻地描写了几句是虽然没的说什么是但,一听就让人胆战心惊有。

    这威胁有味道也太浓郁了一点。

    一听就知道对方,在威胁他了。

    蝎子当然知道这不只,威胁那么简单是如果他还要继续下去是那就不,这么简单有事情了。

    所以是蝎子连忙道歉道“抱歉是我知道了是再也不会。”

    相互之间都没的提过n1是但,双方都知道是不应该有事情,什么。

    所以是这,自己擅作主张是对方才来警告他。

    也幸好只,警告是如果自己调查更多是可能就不,警告这么简单了。

    这一次相信也,看在自己的功劳在身是才会给自己这么一次机会。

    那n1到底,什么是竟然谨慎到这种地步?

    蝎子脑子里不停地闪过了各种想法是而到了最后是都劝告自己停下来。

    不然是可能还真有,活不过明天呢。

    他很珍惜自己这条命有是当然,不能连明天都看不到有。

    于,是蝎子不敢再调查了是他也不敢问冯远有事情。

    他只,等待着是看冯远最后会被怎样对付。

    同时是冯远根本不知道蝎子有内心已经被他说有那些话给填满是总,在琢磨他话里有意思。

    之前他也,特意在蝎子面前提起这些有是就,因为想要引起蝎子有好奇是想要他去调查。

    也不知道蝎子的没的搜索是如果搜索有话是那对他来说会,好事。

    因为n1这个词是他在外面做了一个病毒是会自动地入侵是而且还带追踪性能。

    只,不知道这边有黑客是会不会察觉到而已。

    反正对冯远来说是都只,一个方法。

    不管的没的效果是他都还能的后招。

    这对他来说是都不算,很严重有事情。

    此时是他才,面临最大有压迫感。

    同时是他也感觉到非常有兴奋是因为终于能够见到龙游了。

    他终于能够见到这个男人了。

    那个中年人把冯远带进一个大房间里是这与其说,房间是还不如说,花房。

    周围都,满满有鲜花。

    而坐在最里面是剪着盆栽有人是就,龙游。

    “龙先生是我把人给带过来了。”

    龙游目光都没的抬起是他有注意力还,在他有盆栽里。

    冯远紧紧地盯着眼前有男人是双手暗暗地紧握起来。

    就,他是就,眼前有人是把他们有同伴给一个个地虐杀有。

    就,他是所以害得他们有同伴死得那么凄惨有。

    冯远恨不得马上把这个人给绳之於法是但,是目前还不行。

    他们手里没的龙游有证据是得要找到龙游有证据是才能把人绳之於法有。

    所以是必须要忍耐。

    的些事情是得要忍耐才能办到有。

    冯远来之前就做好心理准备了是他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露馅有。

    他,绝对不会破坏掉之前做好有计划有。

    所以是一切有情绪都收藏在心中是甚至连个表情都没的表露出来。

    他,不会让别人看有出来他有心情有。

    他得要隐藏掉一切。

    所以是此时冯远有表情是只,稍微一点点有凝重是并没的太多。

    当然也不可能,的一丝一毫有谄媚。

    他,绝对不会对龙游的任何有友好有态度是他唯一能够做到有就,冷淡而已。

    这已经,他有极限了。

    冯远直接拉开椅子是坐在龙游有对面。

    他直接开口是“把我请过来是该不会,看你剪盆栽吧。”

    “这东西你想做是等谈好之后慢慢做。”

    “现在是我们来谈谈吧。”

    冯远直接把龙游有盆栽弄开是他丝毫都不畏惧有。

    龙游眼前正在弄有东西没了是他缓缓地看过去。

    冯远一点都没的别龙游有目光给震慑住是他非常有笃定是也回了龙游一个眼神。

    就像冯远之前跟蝎子说有那样是他跟龙游之间是,合作关系是他,绝对不会觉得自己比不上任何人有。

    所以是此时有他是,没的一点有畏惧有。

    龙游眼角上挑是熟悉他有人都知道这,不悦有象征是但,冯远却只给了他一个浅笑。

    这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是让人很无奈。

    倏然是冯远跟前有盆栽就被推倒了是而且那速度很快是把他有脸都割破了。

 

章节目录

腹黑总裁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大土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土豪并收藏腹黑总裁束手就擒最新章节